• 注册
  • 查看作者
  •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点击关注腾讯医典她知,获取更多实用医学知识。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前段时间,韩国女星雪莉自杀离世的新闻铺天盖地。


    姑娘今年才25岁,红颜凋零,香消玉殒,令人扼腕叹息。


    上真人秀的时候,雪莉曾坦言患有恐惧症(应为抑郁症)。而在两年前,和她同在SM旗下SHINee成员金钟铉也因为抑郁症,留下遗书自杀离世。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来源:站酷海洛


    很多人对抑郁症患者有这样一种误解:


    “你经历的事情,也不算什么大起大落、人生重创,怎么就抑郁了?更惨的人都没抑郁,你是不是太矫情了?”


    只有患者自己才知道,这世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抑郁症并不是矫情、软弱的孪生姐妹,也不是人生挫折的衍生品,而是大脑的一种病理性病变。就像身体会贫血、缺钙一样,抑郁症是人的某些脑区缺乏一种我们不知道的神经递质。


    但它就像一把枪,不知道何时会被扣动扳机。


    因为,我自己也曾是一名抑郁症患者。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梅雨季节,失眠的前奏


    那年我在南京上大学,梅雨季节特别长,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宿舍里的羽绒服和皮鞋都长出小霉点,内裤晒一个星期都干不了,只能用吹风筒伺候。人的心情也好像发霉一样郁郁寡欢。


    因为想考研,我没回家,发扬高考精神,每天晚上2点睡觉,早上6点起床看书。


    高压的学习方式下,常常感觉很疲惫。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突然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打饭都不想动手,经常麻烦室友代劳,有时干脆不吃,就连最爱的盐水鸭,吃起来都觉得索然无味。


    屋漏偏逢连夜雨,母亲做生意失败,欠了20万的外债。我常常流泪自怜身世:就算考上研究生,应该也没钱读了吧。20万,得干多少个月才还得清?


    从小我就是A型性格的人,凡事力求完美,事前喜欢寻思布局,事后又会反复盘点总结,养成了多思多虑的性格,也有轻度的睡眠障碍。所以失眠对我来说并不陌生。


    但在之前,我的失眠一般都是阶段性的,一两天就好转。


    而那段时间,我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白天明明很困得眼皮都抬不起来,脑袋也是清醒的,书也看不进去了。


    开学后,室友纷纷返校,大家见我的第一句话就问:你是不是病了?


    下意识照照镜子,里面那个眼眶凹陷、眼袋发黑、脸色无光、头发蓬乱的人是谁?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来源:作者提供


    我也变得多疑而敏感,晚上室友开“卧谈会”到两三点,我会大声喝止。以往我顶多装听不见,可如今,一丁点动静都会扰得我心烦意乱。


    渐渐地,室友也很少找我讲话,出去玩也不叫我了。


    眼下开学最着急的是交学费,记得那4000块的学费老妈拿不出,我硬着头皮给所有的亲戚轮番打电话游说,结果一毛钱都没借到。


    没出事之前,我家还算宽裕,哪个亲戚手头紧,问老妈借钱,她总是慷慨援手。逢年过节,红白喜事老妈都会封个红包做人情。而如今我们家生意失败,他们个个像躲瘟疫一样,唯恐我们去借钱。


    血浓于水终抵不过世态炎凉。


    我仿佛被这个世界抛弃了,漂浮在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上,马上要沉下去,拼命想抓住一块浮木。


    燕子,我的死党闺蜜,就是那段艰难岁月里拼命托着我的浮木。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两小无猜到分道扬镳,只隔了一个抑郁症的距离


    我俩从上幼儿园开始到高中都是一个班,直到上大学,她去了厦门,我来了南京。


    她就好像我的分身,不用我开口,她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两个人碰到同一件事,会脱口而出同一句话,再相视一笑。


    就算天各一边,两个小姐妹也会每周通电话分享自己的小秘密。


    而我失眠以来,找她也越来越频繁。常常一通电话拉住她要讲一两个小时。


    我终于和她开口那4000元学费的事,她二话没说第二天就打到我的账户。


    如果这世上还有谁比我妈对我还好的?那一定是燕子。


    那个时候燕子就是我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记不清是第几次打燕子电话了,那天我照例打她电话诉苦。


    “我昨晚又睡不着了,按着你的方法数了一千只绵羊,怎么办?”我一边说一边掉眼泪,渐渐泣不成声。


    “你就不要想那么多啊,闭上眼睛,多听听音乐。”燕子的声音以往都像一股暖流,任我再心灰意冷,听到她的安慰,也会倍感安心。可是那天听起来,却完全没有温度,仿佛掉进了冰窖。


    “真的快受不了了……”我已经语无伦次。


    “你上次不是去内科开了安眠药吗?实在睡不着吃一片试试。”燕子尝试提醒。


    “我昨晚吃了6片了,都睡不着。”我的哭喊嘶哑又无力。


    “安眠药怎么能吃这么多?万一出事怎么办?”燕子在电话那头急了。


    “我都好想醒不过来,可是根本睡不着!我要疯了好想死!我想自杀!”我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温柔小燕子,在电话那头突然语气暴怒:“你不要拿死,拿自杀,威胁你最好的朋友!你自己算算你是第几次和我说想自杀了?”然后我听见她也在抽泣。


    我突然就懵了,我竟然把最好的朋友气哭了?


    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就好像隔着电话在抱头痛哭一样。


    良久,电话那头的燕子突然很决绝,用告别的语气说:“既然这样,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也不要再来找我了!”


    我慌得连忙道歉:“对不起燕子,我不应该传递那么多负能量给你,我道歉!”


    就算失去全世界我也不想失去你!


    电话那头传来了嘟嘟的声音。后来任凭我怎么回拨,她都不接。


    我以为她只是一时生气,过几天就好了,也很后悔自己不该把她当“情绪垃圾桶”,像黑洞一样索取她的安慰。更不应该说“想死想自杀”这样的话。


    祥林嫂一样地诉苦,估计早已逼疯她了,正因为是最好的朋友,才一直忍我到今天吧。


    但那些可怕的念头,就像一群黑压压的蝙蝠,灭不掉,赶不走。


    我每天都盼着燕子能原谅我,每天都等着她的电话,想和她说对不起,但是一天、两天,一周、两周,她的电话都没有来,我打过去也总是无人接听。


    我突然感到,我将永远失去那个最好的朋友了。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自杀的前一秒,我想起了好友


    而我的失眠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好转。偶尔受点皮肉伤,反而觉得肉体的痛苦暂时缓解了精神的疼痛。


    有一天晚上,我恍恍惚惚地想出去走走,不知怎么就走到了宿舍的顶楼。


    打开天台的门,面对漆黑的夜空,雨一滴一滴地打湿我的头发。渐渐感觉衣服也在滴水,脸上滴落的,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我的泪水。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来源:soogif


    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一事无成,碌碌无为,被所有人抛弃……


    如果从这里跳下去,会不会就解脱了呢?


    于是我爬上栏杆,一条腿已经伸出围栏,就想跃出去。


    忽然,我听到地面有声音传来,仿佛是笑声,又仿佛是歌声。借着昏暗的路灯,我发现是几把花伞,应该是上晚课的同学回宿舍了。


    我想起不知什么时候的雨夜,燕子和我也曾一起撑着把伞从晚自习下课回家,一路上我们聊着某个明星的八卦,痴痴地笑起来……


    我又慢慢收回了伸出去的腿,害怕万一跳下去砸到人家,岂不是冤枉一条无辜的生命?


    回到寝室,我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脑看电影,刚好翻到张国荣和王祖贤主演的《倩女幽魂》。


    突然意识到,张国荣就是患抑郁症自杀的,我有没有可能也得了同一种病?


    于是终于鼓起勇气,走进了南京脑科医院,不过还是很怂地用了化名,怕日后被同学知道会很丢脸。


    医生给我做了一些脑部检查,填写好几张测试表,我就好像期末考试一样做了很多选择题,具体名字已经记不清了。


    看到诊断书上写着抑郁症时,我可怜巴巴地顶着熊猫眼,问医生这是不是“神经病”。


    医生噗嗤笑出了声:“不是神经病也不是精神病,只是抑郁症。”


    然后总结说问题不大,吃药就能缓解。我记得是一种白色的药片,一天三次,吃了一个星期后,之前仿佛在全身游走的烦躁情绪,渐渐平息下来,心情没那么差了。晚上虽然睡不好,但是能睡一点了。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来源:站酷海洛


    加上梅雨季节终于过了,又看到了久违的灿烂阳光,阴郁的心情也被一点一点照亮,病情逐渐好转。


    一个月后我去复诊,感觉自己像换了个人,原来那个活蹦乱跳的自己又回来了。


    我终于逃出了抑郁症的魔爪,但是却永远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抑郁症虽然是心理疾病,但和躯体疾病一样,及时治疗是关键


    毕业后我选择来到广州工作,无他,只因为我从同学那里听到燕子也在广州,我只是单纯地觉得想离她近一点。我也没有再去找她。


    平行时空里,你若安好,我便安心。


    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如果一个人长期被好友当成精神支柱,那她也会疯的,因为这份爱太沉重,而那时的我们都太年轻。


    直到现在,再想起那段靠安眠药都睡不着的日子,其实也没那么可怕。正规治疗,按时服药,抑郁症也是可以战胜的。谁的人生还没有一点丧的时候?


    虽然对抑郁症,医学上已经有一套系统的治疗办法,但全球3亿的抑郁症患者,只有不足一半的患者(在一些国家只有10%的患者)能接受到有效治疗[1]影响有效治疗的因素有:社会对精神疾患的歧视,对抑郁症的无知,抑郁症的隐蔽性等等。


    对抗抑郁症除了患者要及时就医,家人朋友也要给予关心理解。


    燕子当年也以为,我是拿死去威胁她,而我不过是在求救。


    患抑郁症的人,其实心理异常脆弱。不是看场电影、吃顿好的、再锻炼下身体就能康复的。


    生病要看医生啊,亲!


    如果实在不敢和家人朋友说,还可以打心理热线、自杀干预热线400-161-9995,中国首条生命危机干预24小时热线求助,反正千万别一个人扛着。


    雪莉曾笑着说:“我的生活是深渊”。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来源:网络


    你在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


    愿每一个抑郁症患者都得到正规治疗。


    睡一个好觉,不再走上自杀的不归路。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本文版权均属腾讯医典所有,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经允许后方可转载,并在文首注明来源、作者。

    END


    参考文献

    [1] 链接世界卫生组织官网


    推荐阅读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往期推荐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运营编辑 阿群

    腾讯医典出品

    “抑郁症让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我找回了自己。”


    点个“在看”,健康常伴

  • 0
  • 0
  • 0
  • 55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ICP备2021099847号 心理测试 数据库免费下载入口 青少年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亿达手游网 百外常识网 心情日记 日记大全 文辞网 生肖 剧情网 无弹窗小说网 美国能量咖啡 淘宝联盟 国外 深圳注册公司 戒烟贴 火车脚本网 小说圈 植发 蛋白粉 影视新闻 趣闻网 吃瓜网 风水网 今题网 外语人才网 商标注册 税务筹划 北京注册公司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