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21天焦虑自愈实验室 21天焦虑自愈实验室 关注:56 内容:8338

    我在“疫情”期间的心路历程,虽不堪回首但值得纪念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1
    • 21天焦虑自愈实验室
    • 垂髻之年

      2020年初,一种名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传染病袭击了正准备热闹过节的人们,并很快从全世界大多数国家蔓延开来。从知道有“疫情”开始,到一千多万人口的城市“封城”,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几乎时刻关注事件的发展。


      头几天,说是关心“疫情”,更像是关注一件大新闻,怀着好奇的心态围观事态的发展,直到政府宣布武汉“封城”,心里才感觉到这是一场“危机”。在庆幸自己不在疫情区的同时,我开始梳理了一下自己在武汉有没有亲戚朋友,这个时候心里还是有一点点担忧的,但仔仔细细反反复复梳理之后,竟然发现自己在武汉没有朋友,至少目前我认为没有,于是便继续安心,准备过年。

      我在“疫情”期间的心路历程,虽不堪回首但值得纪念

      爱人倒是比我细心,年前(农历二十六)出去购买一些年货物资时顺便买回来一盒一次性医用口罩,我大力表扬她做得好,但遗憾她没多买一些,她却告诉我就这包口罩都是跑了四个药店才买到的,还好没涨价,不到五毛钱一个。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事情没有像我昨天想的那么简单。我得提醒我的家人,于是对女儿、父亲一番交代,要他们少出去或出去要带口罩云云,并猛然记起往前半个月左右母亲去过一趟湖北赤壁市的二舅家。拨通住在妹妹家的母亲电话,语速有点激动,仔细询问了来回的车次,在那边接触了哪些人。母亲有点被我吓到,仔仔细细回答了来龙去脉。挂了母亲电话又立即给赤壁的二舅打电话咨询,所幸那边还没有出现一例。然后,一口气打了十多个电话,亲人、朋友、同事、老师、同学等等,平常联系比较多的,年前有过接触的。交流的内容基本雷同,都是疫情形势分析、关心提醒,顺便加一番健康保重的祝福。

      第二天母亲就过来和我们一起准备过年,吃饭时我悄悄要爱人放了“公筷”,我一再强调这段时间我们家就是用公筷的,还好母亲并不介意,只是时不时的说这几天和二舅家一直有联系,并强调那边没有人确诊。

      宅家两天,过年,电话拜年时除了祝福,多交流了一些疫情发展情况、个人见解、温馨提示。然后理直气壮的说待疫情过后再聚聚、再拜访。一番电话、微信过后,竟然感到无比轻松,甚至有些对“疫情”的感激之情了,感谢这场“疫情”让我过一个如此轻松的“年”,几十年了,这回总算能心安理得的宅在家里,不用出去拜年、送礼了,还可以调侃一下这是“为国家做贡献”。

      天天陪家人一起,时不时的到厨房露一手,看电视,刷手机,雅兴来时抚弄一下快成摆设的古琴,这日子曾经是多么的梦寐以求,拜“疫情”所赐,这些天总算是过上了。

      不管日子怎样“惬意”,早上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还是摸手机,看新闻,毕竟这是国家大事,事关人们健康生死。官方消息不断传来,推迟上班时间,推迟学校开学,封村,封路,抓拒绝戴口罩……从电视到手机端,从社交软件到娱乐软件,疫情发展的点点滴滴铺天盖地,从新闻到“旧闻”只需要几小时甚至更短。从环卫工人到国家领导人,人人“抗疫”,从全国人们到海外华人,前所未有的团结、和谐、一致,白衣天使、军人、志愿者、专家,捐赠、十天建一座医院……整个国家像是打足了“鸡血”。

      大概是过“好日子”显得快,这天初八,离原计划公司开业还有三天,我竟然失眠,是自己的家国情怀被激活了?还是开始焦虑?我没想明白。

      正月初十,和公司领导层一一通了电话,决定继续放假一段时间,并且不能确定准确复工时间。晚上,坐在床上,用微信写了一篇七八百字的“告员工书”,发在公司工作群里,“告员工书”其实就是一份浓得有点发腻的“鸡汤”罢了,全文澎湃激昂,从“创业之艰”到“人生哲学”,无非就是“阳光总在风雨后”、“危难背后是机遇”等陈词滥调,说是告员工,倒更像是在激励自己。写完,发完,还是没睡好。

      正月十五,没汤圆,没晚会,外面没鞭炮声,我也没做菜,没弹琴。因为昨天没睡好,全天精神有些恍惚。公司总经理打来电话,我以为是节日问候,其实是提议再推迟复工时间,我瞬间清醒了些,下意识的摸摸额头,心中默念千万别感冒、别发烧。晚上,建立了一个新的公司学习群,倡议全体员工把握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规定学习内容,设立奖励机制,自己带头,拿起四年还没看完的书本。

      正月十六,除了吃饭上厕所,全天没下床,跟爱人说要准备开工了,要准备工作计划。打开电脑,酝酿良久,敲出一行标题“疫情期间员工工资发放标准”……

      正月十七,按之前约定,在本地的、宅家超过14天的、公司副总监以上的到公司开会,宣布复工。下楼,带着口罩,竟然有些忐忑,像小偷一样,生怕遇到人。开车在路上,没人,车少得跟正月初一差不多,偶尔看见一台大巴车,里面只有司机,带着N95型口罩,以前看过的那些《生化危机》系列电影出现在脑海,下意识的再次拨了一下车窗开关。到公司好像比以前远了很多。

      同事们都比我先到,都带着口罩,都彼此站得很远,我走过去,我没想要握手,他们应该也没想,都保持距离,有些尴尬,但还是礼貌性问候一下,办公室主任统计了一下人数,6人,说根据公司要求,能来的都来了。

      开会,距离1米以上,没有茶水,每个人再次强调放假后没有出去,也没接待外面的人,更没有接待湖北的朋友。我读了昨晚准备的会议稿,很多是跳过去读的,因为感觉这个气氛不是“打鸡血”的时候,更没法像平常那样举一反三的做工作安排,好像根本就没有到该安排工作的时候。会议中,所有人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理性、冷静,大家似乎通过这段时间进行了心灵的洗礼,价值观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都理解了“除了生死,再无大事”的人生哲学,通过这场“疫情”,的确能让一些人大彻大悟。

      会议效率极高,很快完成,迅速做出决定,一、为稳定“军心”,每天还是安排人值班,值班人员两人以上,可以自愿,并可以不用考勤。二、值班人员每天按社区工作人员要求准备好消毒、防疫物资,并填写每天的防疫报表,登记来访人员,就算只有自己二人,也要登记,消毒,没事可以早点回去,因为公司没人做饭。三、时刻关注没上班的同事们,告知大家坚决不要出门。会后,回家,告诉爱人公司总算是复工了。

      于是,我又开始坚持了每天上班,并坚持了每天消毒,还把古琴也搬到了公司,因为发现公司的环境安静得并不比家里差。于是,我理想中的工作状态出现了,品茶、抚琴、看看新闻、打几个电话……并拜读了谭仲池先生的《风雨人生路》一书,感触颇多。

      二月份总算平安的过完了,没人生病,也没人敢生病。没有工作效率,也不可能有工作效率。大家心态还算不错,没上班的很安心,因为不用上班也可以有工资,上班的也安心,因为不用考勤,没有具体工作安排,大家可以名正言顺的看手机关心国家大事,并表现得很有耐心,我要“稳定军心”的目的像是达到了。

      三月一日,上班人数逐步增加,口罩发放量增加,酒精、消毒液用量增加,工作状态和二月份差不多,保持距离,大部分时间用手机办公,没有考勤,食堂也没有开工。

      三月二日,很是巧,两个地方的房东都打电话给我了,先是问候,迟到的新年祝福,我准备了很多天的希望“减免房租”的台词还没出口,他们倒来大量苦水,说这次疫情对他们打击之大无法接受,银行欠款没法还上,并不断给我带上“大老板”“好人”的高帽子,但我还是厚着脸皮请求了他们推迟些时间再收房租。

      三月三日,办公区没电,买电。下午带领部分员工去献血,想做点正能量的事,可他们的合格,我的不行。

      三月四日,仓库没电了,买电。下午发微信通知员工推迟一个月发放工资,亲自发文,言辞恳切,害怕被拒绝,但得到一致理解。

      三月五日,不弹琴,不看书,重点关注国外疫情发展,感恩自己的国度,开始学习网络直播,学习拍短视频。

      三月六日,学习网络直播到凌晨五点。

      三月七日,继续学习网络直播,研究各种直播平台。

      三月八日,知道是个节日,知道不是我的节日。觉得学习知识、改变自己比浪漫重要。没有花,连问候都省了。

      三月九日,在直播平台注册,购买相关设备,鼓励自己,不管年纪多大,要勇于接受新形势,要勇于改变自己,并鼓励员工也这样,发现有员工比我做的好。

      三月十日,上午开始在一个直播平台直播,人生第一次做主播,自我感觉很好,没有激动,很淡定,毕竟是经历过太多风浪的人了。播了一上午,到下午两点时,喉咙沙哑,没有力气,已经连续五天严重缺少睡眠,提前回家,躺床上,但还是睡不着,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焦虑,感觉自己要生病了。

      三月十一日,直播第二天,开车去茶园基地,一路直播,晚上发现增加了“粉丝”到95人,有点成就感,也有疑惑。

      三月十二日,直播第三天,没影响正常的工作,一有时间就直播,像个老手。

      三月十三日,工作较多,但还是坚持直播,理性的下属告诉我,没用!“粉丝”是假的,并给我上了一课,还暗示我公司有员工议论我已经很着急了。因为连续熬夜,下午无法坚持,提前回家,总有些不服,总感觉不对,总还是睡不着……

      晚上,微信里,师姐杨英(作家)发给我一个红包,红包注明“稿费”,我有点莫名其妙,告诉她发错了,她说没错,过段时间会带书给我,里面有我写的东西,我费劲的想了很久,去年好像是写过东西给她,只是只言片语,而且是粗制滥造的那种,没想到被采用了,竟然还有稿费。这次我没有客气,欣然接受了师姐发过来的稿费,并告诉她这是我人生中第一笔稿费,是我2020年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获,并承诺以后一定会多写点东西。但静下来一想,写什么?我会什么?我是谁?一时间思绪万千。

      恩师余德泉先生曾教诲过我要“无为而争”,他说,“争”不是要我们去跟别人争高下,而是努力的做好自己,让自己更强大,这就是争。

      其实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被这场“新冠病毒肺炎”的疫情感染,只是确诊的地方不是肺部,而是心。所幸,一份充满温情的“疫苗”(稿费)及时而至,并一秒痊愈,暖心一生。从此,我还是我,继续享受创业的艰苦历程,不随波逐流,不夏虫语冰,继续历练,做更好的自己。

      2020年3月14日凌晨

      作者简介:贺志金,湖南湘乡人,1975年生。湖南千福堂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湖南德泉国学书院理事,湖南数码摄像艺术协会茶文化表演艺术委员会会长,湖南名优特产商贸协会常务理事,湘龙商会执委,碧湖诗社会员。师从中南大学教授、中国楹联学会名誉 、著名楹联泰斗、章草大家余德泉先生。爱好茶、古琴、收藏等中国传统文化。擅长文玩杂项鉴赏,黑茶品鉴。2018年被中国科学管理研究院评为“中国科学管理先进个人”。

      6

      1

      弱冠之年
      打赏了10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ICP备2021099847号 心理测试 数据库免费下载入口 青少年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亿达手游网 百外常识网 心情日记 日记大全 文辞网 生肖 剧情网 无弹窗小说网 美国能量咖啡 淘宝联盟 国外 深圳注册公司 戒烟贴 火车脚本网 小说圈 植发 蛋白粉 影视新闻 趣闻网 吃瓜网 风水网 今题网 外语人才网 商标注册 税务筹划 北京注册公司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