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为什么你总让我回忆痛苦的事?我比咨询前更难受了!”

    回忆糟糕的经历,经常是件非常痛苦的事。


    父母的叱责、校园霸凌、年幼性侵…… 这些糟糕的经历,但凡想起来,都会让人觉得窒息,仿佛一把剪刀在心头戳了一遍又一遍。


    有的人会选择反复倾诉,但还有一类人并不愿意主动回忆。Ta们宁愿一个字不提、一个画面都不回想,这样反而ta们觉得人生尚有希望。


    然而,在心理咨询当中,ta们常常要向咨询师倾诉过往。这几天,我看到有人在知乎上提问:


    我本来好好的,你让我会议过去。一下子那些痛苦的记忆都出来了。

    这仿佛让我回到了以前,这几天我过得比来咨询前还要痛苦。


    心理咨询真的有必要挖掘负性记忆吗?来访者会因为不断回忆过去,反而变得更糟糕吗?


    “为什么你总让我回忆痛苦的事?我比咨询前更难受了!”


    “为什么你总让我回忆痛苦的事?我比咨询前更难受了!”
    心理咨询
    是两个灵魂在寻求共振


    “挖掘负性记忆”,这在现在的心理咨询当中很常见,尤其是精神分析流派,甚至要花上好几个月或者数年。


    确实,挖掘负性记忆的过程,对很多人来说,是把已经结疤的伤口重新撕开。


    在这个过程当中,不管是出于无能为力感,还是自我防御机制,都会让一个来访者感到抗拒,甚至愤怒。


    客观地说,这个扒开伤口的过程不可避免,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也非常必要。


     但是,“扒开伤口”是否有效,其实取决于很多因素。咨询手段只是其一,来访者与咨询师是否匹配也十分关键。


    如果,你在挖掘负性记忆的过程当中感到痛苦,觉得焦虑、不知所措,最先质疑的不应该是挖掘负性记忆本身,而是你与这位咨询师是匹配的吗?Ta能够引导你的焦虑情绪吗?


    心理咨询,是一个咨询师用灵魂去和来访者的灵魂发生共振,从而产生影响的过程。如果在来访过程当中,咨询师对咨询过程产生不安、困惑,这些都会在无意识之间传递给来访者。


    如果咨询师对自己采取的咨询方式不够了解,会把来访者伤口撕开,却无力治愈,这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二次伤害。


    当咨询进程陷入僵持,你开始对咨询手段产生焦虑,而咨询师无法有效引导你的情绪,那么,最好是协商更换一种咨询方式,或者请咨询师把自己转介给其他更有经验的咨询师。



    “为什么你总让我回忆痛苦的事?我比咨询前更难受了!”
    叙事疗法
    拥有“改写”历史的力量


    回到“挖掘负性记忆”,作为一名后现代主义咨询师,我更倾向于使用“叙事疗法”去处理来访者的负面记忆。


    根据叙事疗法的理论,当主线问题故事被越来越多积极支线故事补充的时候,来访者也就拥有了改写历史的可能性。当历史被改写,来访者就有可能获得新的现在和未来。


    相对于其他流派将“负性记忆”问题化,叙事疗法更温柔而有力量,也更不容易引起来访者的反抗和痛苦体验。


    在“叙事治疗”话语体系里,挖掘过去的负性记忆,不是为了发现问题,而是为了发现奇迹和例外。


    所谓奇迹和例外,就是漆黑的夜晚中被我们下意识忽视的那些星星点点的光亮。


    “为什么你总让我回忆痛苦的事?我比咨询前更难受了!”


    当然,简单通过叙事,就要让来访者相信“即便过去那么糟糕,依然有美好的事情存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尤其是过去的负性记忆过于痛苦的情况,然而这却是事实:哪怕是再糟糕的情况中,也一定有支撑着我们走下来的积极因素存在,否则我们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些奇迹和例外,是改写“问题故事”的基础。



    “为什么你总让我回忆痛苦的事?我比咨询前更难受了!”
    叙事疗法是怎样起作用的?


    具体来说,叙事疗法包含3个重要操作:


    1、将问题外化并命名

    2、解构和再建构

    3、制作叙事文件


    A、将问题外化并命名


    叙事疗法最核心的理论是“问题是问题,人是人,人不是问题,问题也不是人,要将人和问题分开”。


    听上去有些复杂,简单而言,就是把自己从过往事件当中剥离开,获得更加客观的旁观者视角。


    比如,当我们因为过去的某件糟心事难以释怀的时候,不要去问“你为什么放不下呢?”“这件事情对你造成了什么影响呢?”“它是怎么发生的呢?”等等。


    而是首先试着将这个问题外化。


    比如,给它取一个名字,可以直接以问题事件命名(“那件糟心事”),也可以取个诨号(捣蛋鬼),还可以用某个让自己印象深刻的卡通人物代替(米老鼠)等等。


    “为什么你总让我回忆痛苦的事?我比咨询前更难受了!”


    总之,就是弄清楚困扰自己的主要问题是什么,然后通过命名将它具体化。


    将问题外化后,我们就拥有了直接与它对话的可能性。


    B、解构和再建构


    第一个阶段,邀请来访者探索主流文化对他的影响。


    比如:


    对你来说,这个问题背后有什么样的想法和信念呢?


    这些想法里有你想要达成的标准吗?有哪些标准是你觉得自己达不到的?


    这样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呢?这个期待和假设有着什么样的过去?


    是谁支持了这个期待或假设?它的盟友有谁?


    这个期待或假设是如何影响你的生活呢?


    第二个阶段,我们站在一个生命主人的位置,去看自己的态度和立场:


    比如:


    你认为这个期待和假设好吗?会帮到你吗?会影响到你工作吗?


    在它对你的影响里,有你想要去掉的吗?如果有的话,是什么呢?


    是否你认识的所有人都遵循这个期待或假设,或至少会感受到它的影响力?


    第三个阶段,我们要去重新建构一个自己更期待或偏好的想法与行动。


    比如:


    有没有一个理念是你更偏好或者你认为更有用的?


    如果这个想法你觉得不完全的好,你希望可以做怎样的修改呢?


    这样的修改对你来说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和行动?它为什么重要?


    当然,问题不是固定的,我们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创造更适合的问句,只要不偏离基本原则就行。也就是发现来访者陷入某个“问题故事”中时,可以试着用解构的方式和他一起改写生命故事。


    同样的,当我们发现自己陷入某个“问题故事”中时,也可以试着解构,让自己拥有更加理性、客观的视角。


    C、制作叙事文件


    所谓叙事文件,就是将重新建构的故事写下来,着重写下奇迹或例外事件。可以由咨询师来写,也可以是咨询师和来访者共同来写。


    它的作用在于当我们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又习惯性地陷入问题故事中时,作为一种提醒,告诉我们其实可以选择另外一种视角去看待。毕竟,修改旧的记忆或建立新的记忆都需要时间。


    至于频率,视情况而定,可以每次一写,也可以在每次取得重要突破的时候去写。


    “为什么你总让我回忆痛苦的事?我比咨询前更难受了!”


    叙事疗法,不仅是一种治疗手段,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和处世哲学。当我们能够用这样的视角去看待生命故事的时候,很容易拥有更加积极的生活态度。


    当我们发现,自己的故事在世俗的眼光里显得不那么美好的时候,依然要相信总有一些值得铭记的美好支撑着自己走下来。找到那一刻的力量,我们就拥有了持续书写更美好人生故事的可能性。


    那些路过我们生命的人,无论好与坏,我们都曾因为和他们的关系而拥有某个身份,他们对我们的生命有过贡献,我们也对他们的生命有贡献。


    既然无法遗忘,不如换一个角度去看待。富兰克林说,人类没有历史,只有传记


    同理,每一个人的人生故事究竟如何,有时候也不在于真正发生了什么,而在于我们如何去铭记。


    最后,想以叙事治疗大师David Epston的一段话作为结尾:我们相信,Say Hello Again比Say Goodbye更重要。



    –  THE END   –

    · 作者:非也,二级心理咨询师,英语文学译者,自由撰稿人。
    · 壹点灵,关注个人心理成长,陪你成为更好的自己

    “为什么你总让我回忆痛苦的事?我比咨询前更难受了!”

    “为什么你总让我回忆痛苦的事?我比咨询前更难受了!”

    “为什么你总让我回忆痛苦的事?我比咨询前更难受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壹点灵App
    学习、恋爱、亲子、人际、家庭问题……
    新用户都可以免费向专业心理咨询师倾诉哦~


    分享、点赞、在看三连哦~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壹点灵

  • 0
  • 0
  • 0
  • 8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ICP备2021099847号 心理测试 数据库免费下载入口 青少年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亿达手游网 百外常识网 心情日记 日记大全 文辞网 生肖 剧情网 无弹窗小说网 美国能量咖啡 淘宝联盟 国外 深圳注册公司 戒烟贴 火车脚本网 小说圈 植发 蛋白粉 影视新闻 趣闻网 吃瓜网 风水网 今题网 外语人才网 商标注册 税务筹划 北京注册公司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