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微信ID:ibookreview

    『阅读需要主张』



    昨天,“在大陆互联网走得最远的台湾人”——“胡同台妹”宫铃去世。


    一个古老的命题:抑郁症就在我们的身边,俯拾皆是,随处可见。


    “胡同台妹”宫铃最后一条推特:



    学者江绪林最后一条微博: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最后”和“生前”同义。把罗列的名字排列起来,就像组成了一组纪念碑。纪念碑,用来悼念离世的人们。抑郁症造成了这一组纪念碑,按照资料得出的比例,中国地区抑郁症患者达到9000万,意味着,没有任何一条推送装得完这些名字。或者,没有任何可能的、物理意义的、实体的纪念碑可以将所有的名字记住或者镌刻。这是“质量”的一种表述方式,就是,一个人,加上一个人,加上一个人……每次加一,几乎无限地加下去。

    抑郁症不是“富贵病”,完全不等于一个人情绪偶发的悲伤或痛苦。那就开列这组纪念碑吧,先为那些籍籍无名的人群默哀,毕竟在查到的数据中,主要是有过名气的、有资料明确显示有过抑郁症病史的人们。

    张国荣、三毛、赫尔曼•黑塞、欧内斯特•海明威、柏杨、文森特•梵高、川端康成、海子、阮玲玉、科特•柯本、罗宾•威廉姆斯、张纯如、叶赛宁、李恩珠、徐迟、贾宏声、孙仲旭、陈琳、希斯•莱杰、米歇尔•永贝里……

    还有很多,很多。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撰文:张畅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小贝是美国某著名高校的博士生,有着让同龄人羡慕的学术经历和教育背景。硕士在读期间,她性格活泼,目标坚定,对自己的未来的学术道路和职业发展充满期待。为了准备博士申请,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她积极参加各种学术会议、做研究、写论文,生活还算生龙活虎。

     

    然而,问题出现在得到博士录取通知的那段时间。平时很健谈的小贝发现自己已经两个多星期没有和人说过话了,也没有交流的欲望。不管是上课、去图书馆、写论文,还是买菜做饭都是一个人。接着,她感觉到自己极容易陷入疲惫和萎靡,甚至没办法感受到哪怕一点快乐。

     

    她说:“当时能明显感觉自己不对劲了,那种感觉和以前是相当不一样的。以前遇到什么事情,和朋友说说笑笑也就调节了,而那个时候却没有什么用。”

     

    在博士课程开始一段时间之后,小贝因为遭遇感情问题明显感觉到不安,晚上睡不着,白天不清醒,一边执念一般地反复思考: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读博士?读完博士之后能做什么?自己存在的意义何在?有什么能够证明自己的价值?

     

    之后的四个月,情绪起起伏伏,但还算在掌控之中。四个月之后,抑郁症开始变得严重。尽管她也试过心理医生,他们给过她很多建议,但却没什么明显好转。严重的时候,想过轻生。每次她和她的男友说到自己“不想活了”,他就会手足无措,只能安慰她说:“我们一起活。”小贝苦笑:“感觉真的挺戏剧化的,以前都不会想到这种桥段能发生在我身上。”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贾宏声,演员,2010年7月5日去世


    当我问及她是否介意将这段经历分享给更多人的时候,她毫不迟疑地说好。小贝只是庞大抑郁症群体中的一员,虽然我们的身边可能存在深受抑郁症折磨的人,但他们所经历的痛苦和折磨却难以被人理解,更不便向人诉说。当下社会,对于“抑郁症”三个字虽然不再如过去一样讳莫如深,但依旧存在相当的偏见。这一群体的生存和死亡,也没有引起足够的尊重和重视。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世界卫生组织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可能成为仅次于心脑血管病的人类第二大疾病。在全球范围内,每年因抑郁症自杀死亡的人数高达100万人。抑郁症的发病率是11%,即每10个人中就可能有1个抑郁症患者

     

    根据2015年我国的一项调查,抑郁症已成为中国疾病负担的第二大疾病。加拿大学者费立鹏2009年在《柳叶刀》上发表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中国抑郁症的患病率为6.1%。据此推算,中国的抑郁症患者目前已达到9000万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张国荣,歌手/演员,2003年4月1日去世

     

    虽然我们时常将“抑郁”二字挂在嘴边,但我们对于这个疾病的认识还非常有限。首都医科大学精神病学系副教授、北京安定医院第八病区主任姜涛,曾对我们对抑郁症发病机理的研究打了这样一个比方:“如果说当代医学对糖尿病的认识达到近代的话,对大脑疾病的认识,恐怕还停留在公元前。”

     

    我国在2012年12月才颁布了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在法律上规范和保障了精神障碍患者的治疗和权益。而中国的精神科医生只有2万人,缺口40万,社区防控基本空白。

     

    有公开统计显示,我国每年自杀死亡的人数至少是13万,而其中40%的自杀死亡者在自杀时患有抑郁症。由于患者自身对于抑郁症的了解有限,以及社会环境对于抑郁症的普遍偏见,抑郁症在全国的就诊率只有4%,90%以上的患者根本没有治疗,15%的患者最终走向自杀的结局,近80%入院治疗的患者可以治愈,20%的患者接受治疗后再没有复发。由于很多人在患病后没有足够的意识将其当做一种疾病来治疗,或干脆拒绝求医问诊,最终被治愈和治愈后没有复发的人数都相当有限。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海子(原名査海生),诗人/教师,1989年3月26日去世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究竟什么是抑郁症?
    我们能做些什么?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抑郁症并非单纯的心理疾病,它和糖尿病一样,有其深刻的生物学根源。因此我们要同时从生理和心理两个角度来了解抑郁症。

     

    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CCMD-3,2006年)有关抑郁障碍的诊断标准主要有以下9条:(1)兴趣丧失、无愉快感;(2)精力减退或疲乏感;(3)精神运动性迟滞或激越;(4)自我评价过低、自责,或有内疚感;(5)联想困难或自觉思考能力下降;(6)反复出现想死的念头或有自杀、自伤行为;(7)睡眠障碍,如失眠、早醒,或睡眠过多;(8)食欲降低或体重明显减轻;(9)性欲减退。只要同时满足心境低落和以上任意4种症状,并且抑郁症发作持续两周以上,即可能被诊断为抑郁症。

     

    在已知的100多种的神经传递素中,有几种和抑郁症有关系:正肾上腺素可以提升血压,缺乏这种神经传递素意味着缺乏刺激物,没有足够的动力和能量。多巴胺负责情欲、感觉、传递兴奋及开心的信息,正是多巴胺缺乏导致抑郁症的“快乐缺乏”。血清素是人在心情愉快时产生的一种镇定神经的调节素,会影响人的食欲、情绪和对周围环境的理解力,也可以改善强迫症和洁癖。缺乏血清素与抑郁症中的哀伤和负罪感有关。除此之外,大脑脑干部位的网状刺激系统和荷尔蒙也和抑郁症息息相关。(详见《有关抑郁症,我们应该知道些什么?》,《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2月,陈赛编译)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图片来源于“果壳网”)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弗洛伊德认为抑郁症是由矛盾生成的内部冲突,是一种攻击性的内化(aggression turned inward)。在抑郁的情况下,人往往纠结于“爱”和“失去”的矛盾中最负面的元素——强烈的爱恨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生理和心理两个角度的连接点就是压力的心理机制。当人感觉到压力时,大脑丘脑下部区域的小小回路会释放压力荷尔蒙,使身体高度警觉。这种压力能短时间内调动生命潜能,使你的呼吸变快,心率增加,血压上升,血液中的葡萄糖水平激增,给肌肉提供能量。这种压力机制是生命体自我保护的一种手段。但如果这种应激反应在只开启,不关闭,那么就会演变成慢性压力。根据Robert Sapolsky对于压力和其心理机制的研究,这种慢性压力通过伤害免疫系统对抗感染、修复身体的能力,增加一些疾病的易感性,比如流感、关节炎、抑郁症、糖尿病、心脏病、老年痴呆、癌症等。

     

    在认知心理学中,抑郁症的定义就是“习得性无助”。它让你感到“无能为力”,对一件事没有控制感,不知道会有多糟糕,也不知道痛苦会持续多久。此外,抑郁症也是一种遗传疾病。但环境刺激比基因对于一个人患有抑郁症的影响更大。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想开一点就好了?别天真了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美国作家伊丽莎白·伍策尔说:“关于抑郁我最需要说清楚的一点就是,它和生活没有半点关系。生活的轨迹上有伤心、痛苦和悲哀,这些总会在适当的时节出现,它们是正常的——不让人愉快,但的确是正常的。然而抑郁却处在完全不同的领域里,它意味着缺失——没有效果,没有感受,没有回应,没有兴趣。”

     

    因此,抑郁症并不像人们平时理所当然认为的那样,只是心态不好,想开一点就好了。抑郁症有很多可能的起因,包括大脑对于心境的错误调节、基因易损性、生活中的压力时间、药物以及药物滥用问题等。对于抑郁症的诊断和治疗都要听从专业人员的建议。目前为止,治疗最方便最快速的手段是药物治疗(可以采用的心理治疗包括支持性心理治疗、认知治疗、行为治疗、人际心理治疗等)。

     

    历史上,我们熟知的很多人都深受抑郁症的折磨。林肯、丘吉尔、弗吉尼亚·伍尔夫、海明威、三毛、约翰·穆勒、赫尔曼·黑塞、徐迟……无论是在政坛上叱咤风云的政客,还是在文学界青史留名的泰斗,亦或是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都逃不过抑郁症的围追堵截,其中的一些人也因为抑郁症选择自绝。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上面这些名字看上去光鲜亮丽,但抑郁症并不是“名人病”或“富贵病”,它就在我们身边。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高收入人群还是低收入人群,孩童还是老人。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三毛,作家,1991年1月4日去世


    一直到现在,小贝还在和这种“顽症”共处,但她坦言,自己不会像最初那样惊慌失措,而是学会更多地审视自己,控制自己的情绪,避免走极端。在不断自省和调节的过程中,她逐渐意识到:“回到事物的根本,还是生命内部最深的矛盾在挤压着灵魂。我们带着仿佛无限的生命力来到世上,但终归要意识到个体生命的脆弱性:即便拥有全世界,死亡也还是在那里,离别也总是在那里。作为一个成年人,自身内部拥有一个超越‘时间’和‘历史’的爱的生成机制,才能使人格趋向独立,也才能更多地获得创造爱的能力。”

     

    小贝对我说,她正在学习获得创造爱的能力。

     

    阿加莎的小说《撒旦的情歌》里写:“为了逃开那头怪兽,你一直跑,一直跑,但是这样是没用的,你不能一直用后背对着它;你要勇敢地转过身去,才能看清那头怪兽的本来面目。”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走出抑郁》

    [美] Richard O'Connor 著

    版本: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14年1月


    本文为独家原创稿件。作者:张畅;编辑:一一。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赏给坚持原创的书评君一个可爱多?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点击图片,查看往期精选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怪人啊?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脱欧是英国人的理性选择吗?|麦克法兰专访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我们竟如此无知,要通过一位逝者去了解他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点击图片

    购买新京报书评周刊特别定制版《阿城文集》~

    或者点击“阅读原文”去我们的微店看看呀~


    – E N D –

  • 0
  • 0
  • 0
  • 3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ICP备2021099847号 心理测试 数据库免费下载入口 青少年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亿达手游网 百外常识网 心情日记 日记大全 文辞网 生肖 剧情网 无弹窗小说网 美国能量咖啡 淘宝联盟 国外 深圳注册公司 戒烟贴 火车脚本网 小说圈 植发 蛋白粉 影视新闻 趣闻网 吃瓜网 风水网 今题网 外语人才网 商标注册 税务筹划 北京注册公司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