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撕逼、人肉、网络暴力……网上戾气越来越重,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某美术学院的学生们大概没想到,10月5号那天,ta们的校园生活会因为一次无人机表演取消被搅得天翻地覆。


    那天是某位明星的生日。为了给他庆生,他代言的某品牌预备在这所学院附近进行无人机表演。但不巧的是,因为天气原因,表演被取消了。这激起了一些粉丝的强烈不满。一些早就聚集在附近的粉丝们迟迟不肯离去,喊了40多分钟口号,在学院的墙上涂鸦、爬大卫像……


    有学生在社交平台说,校园生活被严重扰乱了,这所学院甚至因此上了微博热搜。


    撕逼、人肉、网络暴力……网上戾气越来越重,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虽然第二天有媒体对事件进行了说明,提到被涂鸦的本就是涂鸦墙,粉丝没有扰民等等,学生和许多网友仍然怒意难平。部分网友甚至连带着对与这位明星有关联的其他人士进行了攻击。


    曾为这位明星饰演的角色配音的一名配音演员,因为发生日祝福被拱上热搜,大量粉丝脱粉回踩。


    而这位明星的粉丝中,也有一些人将任何对10月5日的事件发表评论的人看作是“敌人”。一位大学教授从自身的专业角度发表了一些评论后,遭到非常多粉丝的辱骂,“走狗”、“帝国主义舔狗”等大帽子一顶顶扣下。


    撕逼、人肉、网络暴力……网上戾气越来越重,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撕逼、人肉、网络暴力……网上戾气越来越重,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我有朋友吃瓜之余跑来和我讨论,觉得现在网上的人都越来越吓人,遇到事不肯好好说,动不动就跳起来,谩骂攻击,采取极端的手段应对问题。KY后台也常常收到类似的评留言,觉得网上极端的声音越来越多,自己感到很烦,又觉得无力反抗。

    这种动辄用极端的话攻击别人的现象,在社会心理学上叫做极化(polarization)。

    今天,我不想探讨明星粉丝vs美院的事件中到底谁对谁错,我更想和大家聊聊的是,为什么网上那么多人越来越极端?怎样才能避免自己被伤害?

     

    01.

    你可能不信,人在网上比现实中更封闭

     

    极化,说的是个人一开始有某个倾向,却在和别人讨论后向着这一倾向继续发展,最终变得极端的现象(Moscovici & Zavalloni, 1969)。举个例子,一些人最开始只是觉得“婚姻不是女性人生的必选项”,却在和更多人讨论后,认为“女性一结婚就完蛋了”。

     

    网络诞生之初,人们觉得网络可以缓解极化:毕竟当你听到不一样的声音,你更可能保持中立。但事实却相反:一项调查发现,人们在网上走向极端的可能性是现实中的两倍(Sunstein, 2002),一些在平常交流时极少听到的咒骂,在网上随便就能刷到。


    比如,一则女司机出交通事故致人死亡的新闻下,评论长这样: 


    撕逼、人肉、网络暴力……网上戾气越来越重,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而事与愿违的原因之一,是网络算法对信息的过滤。我们期待在网上看到新鲜的内容,结果却被算法不断投喂的相似信息。

     

    昨天在某站搜了做饭视频,今天首页全是做饭教程;刚刚点赞一篇diss催婚的推送,下面的链接都是相似的文章。算法只允许相似的信息进入视线,将不同的观点挡在门外,我们不断获得证据强化已有的立场,因此在既定的倾向上越跑越远 (Ademic & Glance, 2005; Murphy, 2019)。

     

    而更多时候,极化背后是利益群体对话语权的争夺。

     

    前段时间papi酱回归,让我想起当时网上因为她的孩子随父姓吵成什么样。有人心疼她“受父权的欺压”,有人斥责她是“母驴”、“伪女权”。

         

    撕逼、人肉、网络暴力……网上戾气越来越重,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而不同立场背后,是不同利益群体的明争暗斗。Ta们都想吸引更多流量,让符合自身利益的言论传播得更远。而极端的声音因为它简单清晰,需要的认知成本少 (Prooijen & Krouwel, 2019),成了它们聚集人群的工具——“中国女权就是一群恐怖分子”,就比“请分清女权和女拳”更容易获得点赞。

     

    撕逼、人肉、网络暴力……网上戾气越来越重,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02. 

    我们也为了满足自己的心理需求,主动选择极化

     

    最直接的需求是缓解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

     

    我们听到和自己态度不一致的观点时会感到紧张、焦虑,这就是认知失调(Festinger, 1957)。为了缓解这种感受,我们往往倾向于只和观点相似的人交流(Chen & Fu, 2017; Lazarsfeld & Marton, 1954),而这会让我们走向极端——因为肯定不会遭到质疑,我们在发言时不再深思熟虑,而是越来越坚信自己信奉的一定是对的,更难容忍不同的声音(Stroud, 2010)。

     

    比如,我有一位朋友因为恐育,与一些丁克博主互关,聊的都是生孩子的危害。久而久之,再遇到生育话题,她几乎完全不考虑生育可能的好处,而是条件反射一样认为,生育就是百害而无一利。前段时间,看到应采儿在节目中说“Jasper就是她的作品”,她直接炸了,对原本还挺喜欢的应采儿怒转黑。

      

    撕逼、人肉、网络暴力……网上戾气越来越重,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这位朋友之前的微博转发,以及对应采儿转黑的微博。截图已经过本人同意)

     

    而更重要的是,我们会为了获得归属感走向极端。

     

    拥有“同样的声音”正在取代地缘、家族,成为维系人际关系的纽带。也就是说,我们很可能为了维系这个纽带,举起极端的大旗。

     

    看到有人怼lo娘,怼汉服,同样喜欢漂亮小裙子的你,会由着对方骂吗?


    看到有人骂同性恋“有病”,同样身为性少数群体,你会不奋起而撕之吗?

     

    回怼的力道越大,我们越感到自己和群体紧密联系,感到自己被群体接纳和保护。我的一位酷儿朋友告诉我:“我知道极端不好,但有时候我宁愿极端,也不想‘背叛’伙伴”。

     

    归属感还会反过来助长极端。


    因为一旦确认自己归属于某个群体,我们就可能不依靠自己,而是依靠群体中其他人的看法决定自己的立场(Sunstein, 2005)。也就是说,即使你没有亲眼看到自家爱豆被diss,也可能因为别的粉丝告诉你爱豆被diss了,而不假思索地发帖骂回去。因为人会相信所属的群体一定是好的,事实是什么并不重要。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想:网上那些人极化、撕逼,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参与。


    但我想说的是,极化的伤害可能波及到每一个人。当越来越多人动辄互骂、攻讦,我们将逐渐忘记何为理性温和地讨论。慢慢地,我们作为一个人的客观、独立思考的能力会丧失,社会将被非黑即白、非对即错占据,无法接纳多元和共存,每个人自由生长的空间,也会跟着塌缩下去。


    03.

    如何保护自己不受极化的伤害

     

    最直接的方法是不听、不看、不理会。


    因为只要我们参与了骂战,我们就是在给极端贡献流量。Ta们会踩着我们的肩膀获得更持续的关注,被越来越广泛地听到。

     

    但更根本的应对方法,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出努力,避免成为极化的一员。

     

    我们可以一起尝试下面三件事:

     

    1. 回归线下的真实互动。


    真实世界必然有不同:同事的工作方法可能和我不一致,父母说的话我不爱听……


    被迫处理这些不同时,我们会了解世界真实的样子,而不是被网上同质的声音蒙蔽。我们将对自己所坚持的更谨慎,得以与极端保持距离(Murphy, 2019);

     

    2. 培养自身的“交往理性”。


    “交往理性”就是在人际交往中的理性程度,包括你的言论是不是好理解(intelligible)、是否真实(true),你是不是真诚(truthful)等等(Habermas, 1994)。


    你可以问问自己:

    我是基于事实还是基于立场进行交流?

    我有努力营造开放平等的对话吗?

    我的目的是什么:找出真相?宣泄情绪?还是想赢?


    当然,随时保持理性很难,但重要的是,你可以培养自己理性、平等、开放交流的意识。

     

    3. 去寻找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而非满足于快节奏的投喂。


    避免极化的关键在于,我们究竟将什么看做是有价值的:是满足于非黑即白的口号、投喂到眼前的结论和立场,还是能调动自己的所知所学,对事件进行独立的判断。


    建立经过思考后真正认可的价值体系,我们才能培养笃定的自我,不迷失在嘈杂的舆论场中。

     

    想写这篇文章之初,我的好几个朋友说,你想叫人不极端,这文章估计会凉,大家明明更关心怎么吵赢。


    但我仍认为这篇文章十分必要。因为我相信极端其实是脆弱的,它并不比温和有力量,也不比理性有价值。它只能短暂地占据上风,而能经久不衰的,始终是理性、宽容、平和。


    我希望自己和在读这篇文章的每个人都记得:我们拥有成熟的思考能力,是可以独立做出判断的个体。即使被极端裹挟,我们仍需要温和而坚定地表达自己,捍卫尊重、宽容、理性这些品质在生活中的意义。
     
    点点「在看」,理性冲浪~

    References:

    Sunstein, C. R. (2005). Why societies need dissent (Vol. 9).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Sunstein, C. R. (2001). Republic. com.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Lazarsfeld, P. F., & Merton, R. K. (1954). Friendship as a social process: A substantive and methodological analysis. Freedom and Control in Modern Society, 18(1), 18-66.

    Lee, F. L., Liang, H., & Tang, G. K. (2019). Online incivility, cyberbalkanization, and the dynamics of opinion polarization during and after a mass protest even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13, 4940-4959.

    Moscovici, S., & Zavalloni, M. (1969). The group as a polarizer of attitud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2(2), 125-135.

    Stroud, N. J. (2010). Polarization and partisan selective exposure.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60(3), 556-576.

    Sunstein, C. R. (2002). The law of group polarization. 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Philosophy, 10(2), 175-195.

    van Prooijen, J. W., & Krouwel, A. P. (2019). Psychological features of extreme political ideologies.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8(2), 159-163.


    撕逼、人肉、网络暴力……网上戾气越来越重,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搜索文章/心理测试/招聘/转载
    请戳菜单栏

    bd@knowyourself.cc
    商务合作请洽

    mkt@knowyourself.cc
    品牌合作请洽

    撕逼、人肉、网络暴力……网上戾气越来越重,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Copyright@2020 KnowYourself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KnowYourself

  • 0
  • 0
  • 0
  • 8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ICP备2021099847号 心理测试 数据库免费下载入口 青少年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亿达手游网 百外常识网 心情日记 日记大全 文辞网 生肖 剧情网 无弹窗小说网 美国能量咖啡 淘宝联盟 国外 深圳注册公司 戒烟贴 火车脚本网 小说圈 植发 蛋白粉 影视新闻 趣闻网 吃瓜网 风水网 今题网 外语人才网 商标注册 税务筹划 北京注册公司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