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

    DARLIN |作者

    橙雨伞 |来源

    chengyusan666 |  ID

    martins |图源

     

    前两天和我妈因为一件事起争执,她感叹道,大概就是因为让你读了太多的书,才会活得不快乐。

     

    “我一催婚,你就开始讲当代的女性独立,讲平权,道理一堆堆的。我们那一代人哪想那么多快乐不快乐,到年纪就按部就班结婚生子,日子就是闷头干,吃苦耐劳都过来了,可是你们不同,你们满口理想和道德,自由和平等,可现实是残酷的,所以你总是不快乐。”

     

    我妈说的这套“无知”者更快乐的理论,其实我也曾想过。


    如果生活中真的存在《黑客帝国》里的选择,你是选蓝药丸还是红药丸,是选虚妄的快乐还是真实的痛苦?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电影《黑客帝国》中,关于红药丸(现实)和蓝药丸(虚幻)的选择。

    图/《黑客帝国》


    有段时间我常因过于敏感而感到痛苦,我甚至想,如果有的选,我真希望自己能钝一点,能丧失部分的敏感度,以获得所谓“无知”的快乐。

     

    这样,在酒局饭桌上听到有人开物化女性的玩笑时,我也能一笑而过,甚至都意识不到这是歧视或是冒犯,也不会总是怒气上头,跟人吵到最后撕破脸。

     

    这样,在看到家暴、性侵、歧视的新闻时我也能毫不在意,觉得那只是离我非常远的“一件别人的倒霉事”而已,这世界总是有人遭遇不幸,要是能从别人的痛苦中得到一丝“幸亏不是我”的窃喜,那日子就更好过了。

     

    可现实是,也许有极少数幸运者,生在美满的家庭,长大后工作顺利婚姻幸福,一生没有大风大浪且被保护得极好,能不谙世事幸福地度过此生……


    但大多数平凡的我们,并不享有保持单纯的权利。

     

    生活起起伏伏,我们经历着各色的痛苦和挣扎,在不断试错中认识到真实世界的规则,要很努力才能在自我和环境的博弈里求得一种平衡。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

     

    我不知道对性别主义的“无知”,会不会让我更快乐一点,如果一定要就此找到一个论点,我想,一定程度的无知大概可以规避痛苦。

     

    知道得越多,势必会意识到很多原来意识不到的问题,就像受压迫者不一定会不快乐,直到TA意识到自己在受压迫。

     

    之前在一本心理学书里读到的一个案例让我印象深刻:

     

    一个家庭主妇,一直以来兢兢业业地为家庭付出,母亲突然的病重,打乱了她原来的生活节奏。同时照顾母亲和孩子让她不堪重负,老公不仅不体恤她的付出,还时常抱怨家庭琐事。这期间,她虽然感到辛苦,但也都任劳任怨。

     

    真正压垮她的最后一片雪花是,有天她无意中听到哥哥说,Alice(她的名字)真的太可怜了,为家庭付出那么多,老公却完全不做任何分担。

     

    那一瞬间,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自己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生活了。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

    图/《塔利》


    直到她做出离婚并坚决要出走的决定时,人们还在不解,Alice怎么了,你看她这么多年来勤勤恳恳从未抱怨,一直过得也挺好啊。

     

    在后来的自白中,Alice说道,一直以来她都在一味付出,从未认真想过自我这个东西,直到借他人之口听到,她才意识到自己生活的困境。或许是出于“被压迫”的不自知,她在为家庭的付出和妥协里一直忽略了自己的真实需求。

     

    自我意识的觉醒势必会带来痛苦,就好像如果此生我一直在大山里,我可能从未憧憬过外面的世界,可一旦我窥见过更广阔的世界的模样,我便无法再像过去一样,单纯地以为眼前这座大山就是生活的全部。

     

    看《82年的金智英》时,人们谈起她的生活也会说,你看,她已经比普通人的生活好太多了。从她成长工作到结婚生子,一路都稳定而又顺利,有爱她的妈妈,有一个能够体恤她的老公,生活还有什么不满呢?

     

    甚至连金智英自己也都意识不到,生活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

    图/《82年的金智英》

     

    可当咨询师抽丝剥茧地把她的成长呈现出来的时候——小时候家里的好东西自然而然留给弟弟,职场上遭遇客户灌酒甚至言语骚扰,怀孕后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事业来平衡家庭——你就会看到,那些细枝末节的无力感无处不在。

     

    如果不是无数女性多多少少从中看到了自己影子,我想这本书和电影本身的文学性,不足以造成如此巨大的热度。


    豆瓣短评的高赞回答里,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五年前或更早的时候,我可能还曾觉得这样的生活与自己无关,就像大学里的金智英短暂地觉得自己和母亲将拥有不同的人生。而实际上,东亚这种结构性的性别泥沼,可没有什么旁观者和幸存者。“(豆瓣用户“海带岛”)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

    图/《90年生崔秀英》

     

    幸存者偏差常常让我们觉得,那些歧视、暴力、犯罪都发生在极少数不幸的人身上,我,永远不会是那个悲惨的受害者,永远不会是那个经历校园暴力的孩子,也不会成为那个在地铁被性骚扰的女孩,不会因为性别、外貌身材或者其它而被谩骂指责。

     

    甚至还有人拿受害者有罪说事:她应该反省一下自己为什么穿这么少;正经女孩哪会去酒吧啊;她被排挤肯定多少是因为她不合群,在社会上生存就要多圆滑一点。

     

    我想,疫情前的湖北人,可能也从未想过自己有天会成为关注的焦点,没想过会因为自己的籍贯就被攻击、被歧视,成为那个唯恐避之不及的少数群体。

     

    说到底,谁又能保证自己永远是那个大多数呢?谁又能保证自己或者家人永远不会遭受任何“别人的不幸的伤痛”呢?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

    此前,成都确诊病例孙女因多次去酒吧而遭遇荡妇羞辱。


    趋利避害是人之本性,就好像我无数次自我厌恶时也会想,如果有那个蓝药丸,如果可以生活在幸福的幻想里,我也希望一辈子不醒来,那么人生会不会容易很多。

     

    但是,用“无知”来保护自己真的有用吗?


    对周遭的漠然,就能帮助自己免受伤害,甚至享有快乐吗?我若选择了无知者的快乐,那么这样的无知,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想知道?

     

    我一直记得我和朋友在谈到厄休拉·勒古恩的《那些离开奥梅拉斯的人》时,她说的那句,事实是,只要你不是那个地下室的孩子,你就不会去砸烂那扇铁门”。


    奥梅拉斯,这个美丽富饶的海滨城市,一切的美好都建立在一个孩童的痛苦之上。那个营养不良、浑身赤裸、被锁在地下室的可怜孩子,所有人都知道他,但没有人去救他,因为救了他,一切繁华将不复存在。

     

    当正义是建立在牺牲我或个别人的利益之上时,我还能站出来去发声吗?

     

    如果坚持自我有着巨大的代价,这样的代价不只是失去一两个三观不同的朋友,不只是网上的唇枪舌战,那么我所谓的勇敢和坚持,又能做到哪种程度呢?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

    图/Anna Xuan


    代价是存在的,保持清醒的代价,就是你无法对别人的苦难视而不见,你会看到这世界的残酷,感受到周遭的苦难,甚至对伤痛有更多的同理心,你不可自持地想要去表达和发声,却又常常陷入对环境和现实的无能为力。

     

    那为什么还要保持清醒?

     

    大概是因为,每一次作为旁观者沉默时,每一次遥望别人的痛苦时,我都无法阻止自己去思考,那些痛苦有可能有天发生在我、甚至我爱的人身上。我明明知道它不对,又怎能任凭自己做一个沉默的帮凶,而对周遭一切苦难视而不见?

     

    大概是因为,我所经历的一切让我意识到,我早已经吞下了那粒红药丸……

     

    “无知”的快乐是选不来的,当你意识到它的存在,你也就回不到无知的状态了。

     

    回到开头我妈的那句“读了太多的书才会活得不快乐”,就像你不可能因为人际交往会经历麻烦挫折而拒绝开始,自我觉醒的路会也许带来很多痛苦,但同样,它会带来真正的坚强和勇敢。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 The End –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

    当代社会对女性的性别歧视,就像一个巨大的思想牢笼,把我们牢牢困住
    自我欺骗,活在笼子里也挺好,还是痛苦冲撞,走出一片天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但我知道,冲破牢笼虽然痛苦,却能让我们越走越高,浑噩困在原地,一辈子也就这么完了

    那么,你的思想被什么潜意识牢笼困住?又该如何打破它?
    向你推荐「潜意识牢笼测试」

    ↓ 长按识别二维码寻找答案 ↓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


    作者简介:DARLIN。欢迎关注橙雨伞,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微信ID:chengyusan666)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
    城市孤独感 | 情绪垃圾桶
    A型人格 | 甩锅式道歉 | 结婚冷静期
    边缘型人格 | 婚姻观代沟 | 私德制裁

    如果没有性别意识的觉醒,我会不会更快乐?
    点个“在看”冲破牢笼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壹心理

  • 0
  • 0
  • 0
  • 2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ICP备20210998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