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前段时间,闺蜜给我打电话,在电话里吞吞吐吐,我就问她到底怎么了。

    然后闺蜜才说:“我老公已经很久不碰我了,你说怎么办啊?”

    我很诧异,这结婚还不到三年呢,正是如胶似漆的阶段,怎么就性生活出现问题了?

    我说:“你没有和你老公沟通过吗?”

    闺蜜声音瞬间拔高了一个度:“这种事要怎么说啊!多难为情啊!好像我欲求不满是个不正经的女人一样!“

    说实话,我对闺蜜的反应并不奇怪。

    我身边其实有很多这样的案例,不管是已婚的还是未婚的,都很难和伴侣进行性需求的沟通,甚至有人认为,性这件事是不能讲的,女性就不应该主动发起话题,不然就是“不正经”。

    这到底是为什么?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荡妇羞辱
    压在女性头上的一座大山

    荡妇羞辱,是几千年来死死压在女性头顶的一座大山。

    百度词条对于“荡妇羞辱”是这样解释的:

    荡妇羞辱(slut-shaming)是人们贬低或嘲笑某些女性的一种可悲社会现象,而这些女性被羞辱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着装较为性感暴露、言行放浪,或者仅仅是谣传她言行放浪。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为什么会有荡妇羞辱的存在?

    从父权制社会开始,主流社会价值观便围绕着“性别”对男性、女性有着很多的期待。

    在当时的社会,男性的性需求有着相对的自由,荤段子甚至作为男性社交语言之一存在。而且,只要不破坏他人家庭,那么他所有的性欲望都是可以被接纳的

    但是对于女性,社会试图让她对于自己身体保持无知。“清纯形象”在男性、女性社交过程当中,都被当做“加分项”。

    所以有的女性,即便是意识到自己的性需求,仍会选择压抑,不会想要改变现状。

    因为对自己的身体缺乏探索度,在外人眼中是一种“纯洁”。

    在这样的价值观下,一旦女性违反了主流价值观对于外表、性欲望以及性行为的社会期待,就会激起羞辱攻击。

    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嫁过两个丈夫,便被当时的社会所排斥。周围的人都认为她不洁,甚至于她自己,都在时刻担心自己“死后会因为被两个男人争夺而被阎王斩成两半”。

    即使到了相对开放很多的现代社会,荡妇羞辱依然和女性形影不离。

    2016年霉霉和抖森恋情曝光的时候,引发了一大波“荡妇羞耻”的言论。

    很多人都在骂霉霉:

    “穿的这么漂亮,还不是为了勾引男人?”

    “肯定不是什么好姑娘,都换了这么多男朋友了!”

    “为什么别人都没被强奸,只有她?还不是因为她骚?”
    ……

    而这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霉霉多谈了几次恋爱,之后更是被网友们戏称“公交霉”。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在众多的辱骂评论中,一位妈妈对霉霉进行了露骨地侮辱: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这位妈妈用三明治做了自己女儿和霉霉的私处对比,暗讽对霉霉的不耻。

    这便是我要说的第三点,虽然荡妇羞辱维护了男性的权利,但是卫道者更多的则为女性。

    还是拿祥林嫂为例,因为嫁过两个男人,家里太太不让她碰祭拜祖宗的物品。

    连和她处于同一个阶段的穷苦人,“吃素不杀生”的柳妈也认为,祥林嫂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并对着祥林嫂被迫改嫁时,因为反抗留下的伤疤进行讥讽,耻笑,玩味着祥林嫂的痛苦。

    从父权制社会起,女性的思想便受到了影响,一旦受到了荡妇羞辱,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社交圈便岌岌可危,很多女性惧怕这种朋辈压力,所以不敢有丝毫越轨。

    且不说,对她们而言,“被压迫”、“荡妇羞辱”这种概念根本不存在,单单是被同伴遗弃的恐惧感,就足以让她们成为这种观念的重视卫道者——出言羞辱得越凶狠,越能体现自己的“贞洁”、越能把自己和“不贞洁”的人划清界限。

    在荡妇羞辱面前,女性的意愿从来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那个他们认为代表纯洁的“贞操”。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荡妇羞辱导致了什么?

    而这千百年来死死压在女性头顶的荡妇羞辱,给女性的思想和心理都带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即使到了如今的社会,性仍然被认为是丈夫的权利,妻子的义务,导致女性从观念上开始压抑自己的性需求。

    《性医学杂志》最新研究表明,许多女性不会把性生活中的不愉快告诉伴侣,她们中的大多数人认为性生活中有些痛苦是正常的,或认为伴侣的快乐才是更重要的。

    可是,羞于承认自己的性需求,不止会形成对自己性需求的彻底隔离和压抑,甚至对自身魅力产生自我怀疑,让女性逐渐失去自信。

    而长期的性压抑,也给女性们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首先,压抑性冲动,在身体方面会严重危害女性身体健康。

    在产生性兴奋的时候,女性的盆腔和外生殖器都会大量充血,如果这个时候强行压抑不去满足需求,盆腔、外生殖器的充血也得不到及时的消退,从而出现慢性盆腔积血,引起腰酸背痛,导致免疫力下降,甚至容易患上盆腔炎、子宫附件炎等妇科疾病。

    而在心理方面,由于本能的性生理冲动能量得不到舒张、缓解,女性会逐渐变得心烦气躁,怀疑自己的魅力。

    情侣夫妻之间也更容易出现烦恼、焦虑、猜疑、忧伤、厌恶等不良情绪,导致感情最终走向破裂。

    根据一份最新的两性关系调查报告显示:

    2010年-2020年,亚太地区曾到专业心理医疗机构进行过感情咨询和婚姻咨询的情侣或夫妻中,有74.1%都伴随着较为严重的性压抑情况。

    压抑性需求,无疑是饮鸩止渴。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如果你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在性方面的压抑,或许你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改善:


    1、培养和伴侣在一起的性安全感


    确认对方不是一个暴露伴侣性隐私、炫耀性经历的人。这种安全感会让荡妇羞辱的恐惧感降低。

    《亲密行为》中说过:“求爱发展到性前阶段,婴儿似的行为模式不会淡化,相反更显幼稚,时钟倒退在妈妈怀里吸奶的婴儿期。”

    亲密关系的最高峰值,就是两个人之间彼此温柔融入彼此的时候,就像婴儿尚在母胎中一样,彼此会感觉非常的踏实而安全。

    而如果你的伴侣是一个很喜欢和同伴大肆宣扬性经历的人,或者喜欢和你拍摄隐私照片的人,会在无形中毁掉你的这份安全感,增加羞耻感甚至害怕遭遇荡妇羞辱的恐惧感。


    2、对自己的身体增强熟悉度,开发身体上的新领域

    如果你在性方面的意识还仅仅停留在“配合伴侣”这一点上,说明你的进步空间还很大。

    作为女性,我们必须搞清楚自己的性喜好,也要通过学习和探索,知道怎么满足自己才能让自己的身体达到愉悦的顶峰。

    如若你还是比较害羞,不知道该如何和伴侣表达自己的需求的话,这里建议可以用情趣用品探索自己的性需求,观看专业AV,或者是参加专业的学习。

    在探索的过程中,熟悉自己的身体,逐步建立自己的性自信后,便可以大胆和伴侣表达需求,彼此根据彼此的需求来做出相应的调整。


    3、最初可以使用暗示性的性需求表达方式


    所谓暗示性的表达,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调情。

    比如,你可以用很深情的眼神望着伴侣,表达自己的需求;

    你可以准备一场烛光晚餐,穿上性感的裙子或者情趣内衣,喷上魅惑的香水,在暧昧的灯光氛围下,对伴侣进行诱惑;

    平时可以多抚摸伴侣的身体,像耳朵、脖子、臀部等比较敏感的部位;

    早上出门前,对伴侣说一些骚气的话,白天在对方有时间的时候和对方发一些骚气的图片调情,挑逗对方,经过一整天的情绪发酵,晚上见到彼此的时候,自然就绷不住了……

    类似的办法还有很多很多,可以和伴侣多开发多创造。

    性爱其实代表着我们旺盛的生命力,它不应该被压抑。而那些敢直面性需求的女性,往往都能更幸福。

    愿你也能冲破心理牢笼,在性方面打开自己的新大门。


    –  THE END   –

    · 作者:辛怼怼,壹点灵签约作者。多年心理行业编辑,多平台供稿作者。95年好吃懒做的女汉子,心中有片乐土,你要来看看吗?在“辛怼怼的成长笔记(ID:jiaen950618)”可以和我一起成长。
    · 壹点灵,关注个人心理成长,陪你成为更好的自己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老公很久没碰我了,但我不敢和他沟通”:中国女性的情欲该何去何从?

    扫描二维码,下载壹点灵App
    学习、恋爱、亲子、人际、家庭问题……
    新用户都可以免费向专业心理咨询师倾诉哦~


    分享、点赞、在看三连哦~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壹点灵

  • 0
  • 0
  • 0
  • 6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ICP备20210998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