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即便成了大人,也想要被人疼爱” | 你最缺的,是共情自己的能力



    周小宽|作者

    周小宽|来源

    xiaokuanjoy|  ID




    一个真实的片段。

    咨询室里,一位女士在跟咨询师交谈着。

    这位女士很好地兼顾着事业和家庭,除了自己工作的时间,每天回到家,从孩子们吃饭学习到睡着,都在旁边陪伴着,不刷手机,随时给孩子提供支持,关注孩子们的情绪,和他们交谈,同时,还非常妥帖地安排着年近七十的父母亲的生活,他们的体检,他们的烦恼,他们身体或精神的所有难受的地方,这个女儿都尽其所能地为他们分担,并解决。
     
    女士说:“这个过年,每当夜晚,我总是有一种不那么好的感觉,感觉挺空的。那种空空的感觉不大好。”

    咨询师说:“如果是一种空空的感觉,那么会不会你在寻找着什么呢?”

    女士说:“不知道……每当夜晚,孩子们都睡了,我会一个人搬个小凳子,坐在厨房里,刷手机,看剧,那里很小,但是我喜欢这种关上门小小空间的感觉。”

    咨询师说:“还有什么吗?”

    女士说:“昨天晚上,我进厨房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把我女儿的一只小熊也带进了厨房,放在我旁边,那个小熊非常可爱,是那种潮牌出的小熊,彩色金属的,我女儿白天说,要把那只熊给我,说它很适合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拿那只熊进去……”

    咨询师问:“那么,当你把熊放在你旁边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好一些吗?“
     
    沉默了几秒,原本非常从容地和咨询师谈话的女士突然间开始抽泣。仿佛情绪突然间崩了,她哭得泣不成声。

    咨询师,默默注视着她。没有说话去打扰,只是充满关切,始终保持着聆听。

    她哭得非常厉害,以至于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语都变得艰难。

    好几分钟过去了。

    终于,她非常努力地,在哭泣中对咨询师说出了一句话,

    “我知道了……我想寻找的是什么……我想,我想要的是……被安抚。”
     

    “即便成了大人,也想要被人疼爱” | 你最缺的,是共情自己的能力

    其实很多人都和“这位女士”有相似的地方——

    在做孩子的时候没有被好好的爱护,很快就成为了一个大人,很努力对自己提着严格的要求,努力去做好自己的角色,希望符合父母、社会、伴侣、孩子的期待,但是她们(他们)缺乏一种能力,这种能力就是对自己的共情
     
    我记得以前我在课程和文章里提到对“自己的接纳”,总有很多读者问,什么是对自己的接纳,接纳自己有什么方法,还有爱自己有什么方法?

    这无法给出多么具体清晰的答案,因为答案是针对意识的,但却无法对潜意识有用。你的潜意识需要的是体验。


    你得真的体验到“共情”“接纳”还有“爱”, 那才叫做“真的知道”。


    否则,那只是一种听说,而非理解。
     
    “即便成了大人,也想要被人疼爱” | 你最缺的,是共情自己的能力

    我们来通过别人的故事稍微体验一下。

    这位女士,她在大家看来,她一切都做得很好,不是吗?

    可是如果她没有在这个长程的咨询里,没有在这样一个特别的空间和一段特别的关系里,她也许根本看不到那样的她自己,她只是呈现给外界一个优秀的“我”。
     
    那么在这个故事里,真实的“我”是什么呢?

    ——她很累,很不容易,她对自己提了太多必须要达到的要求,而在她努力创造的那个优秀的“假性自体”里面,包裹着另一个更深处的“我”。

    那是一个孩子,那是一个需要被安抚,而从未被好好安抚过的孩子,那是一个勉力前行,需要来自大人的支持,却永远被当作是理所应当,被不断要求和评判的孩子。
     
    在那个镇定、优秀的外表下,她只是一个茫然失措,惊慌焦虑的小女孩,所以她需要被安抚。

    她内在没有装进足够的安全感,足够的陪伴和看见,足够的接纳,可以让她真的笑对人生种种挫败和挑战,她只是“看起来可以”,但其实,这个“真正的孩子”,是非常非常需要被一个“真正的大人”安慰的。
     
    但在这个女孩需要被安抚的时候,却总是四顾无人。或者,从未有人“看到”过这样的一个女孩。过去是如此,现在是如此。
     
    过去的关系里,父母并不是“真正的大人”,父母不想看到一个需要被安抚的女儿,父母没有能力去共情眼前的这个孩子,

    现在的关系里,是她自己的潜意识已经固化了一种模式,她也不认同、不允许那个无助的小女孩摊在阳光下。她也无法共情她自己,因为她只知道她必须维护那个能力很强,很优秀,很令人满意的“假性自体”。

    所以,很可能她也按照这个故事脚本,寻找了和父母类似的伴侣,强迫性重复着自己的过去。她同样在伴侣那里寻求着认同,而不是打开真实的她自己。
     
    就像穿上了红舞鞋的跳着绝美芭蕾的女孩,她美得像一道光,但是她脱不下那双红舞鞋,她一直旋转、跳跃、做出每一个舞蹈动作,直至力竭而终。
     
    对于很多人来说,假性自体就是那双舞鞋,而脱下它唯一的方法,就是去学习共情自己,去呈现自己不那么好的真实,然后体验被另一个人看见和共情的感觉。
     
    当一个来访者说,“如果我不好,这是难以想象的,这无法让我接受,”

    其实她在说的是:“在我最初的关系里,我的父母无法接受不够好的我,如果我不好,我感觉我就不会再被他们爱,他们不爱这样的我,所以我必须好。”

    因此,这个人就会活在她的假性自体里,满足着她父母的病态自恋,安抚着她父母无处不在的焦虑。而在这样一种艰难的开端里,她怎么可能学会,去共情她自己呢?


    “即便成了大人,也想要被人疼爱” | 你最缺的,是共情自己的能力

    在第一个真实的咨询故事里:

    长期的咨询关系中,这位女士能感觉到咨询师愿意看见她那个孩子的部分,她能信任这个关系,至少,如果那个孩子出来,她不会被批判,不会令人失望,咨询师会接住她。

    所以,她卸下了对自己的防御。
     
    厨房的小空间,可以关上门,意味着女孩将自己放在一个没有那么多压力的地方,将对她不断有要求的“父母”关在门外,那一刻是她和内在的自己呆着的宝贵的时刻。

    但是,内在的自己就是个孩子,而且很小很小,所以当这个孩子跑出来了,她该拿她怎么办呢?一个孩子无法自己哄自己,一个孩子无法自己安抚自己,让自己不要紧张不要害怕不要哭。

    这就是她感觉空的原因,这也是她早年养育经历的再现。

    在这位女士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妈妈(养育者)并没有给她足够多的安抚和共情,那里留下的是极度的匮乏,无法去依恋的一片空地。

    所以她此刻感觉空荡荡,她在寻找什么——她想要找一个“真正的妈妈”,来安抚她,让她可以去依恋。
     
    那个真正的妈妈总是不在,她找不到那个真正的可以安抚到她的妈妈,所以小女孩,拿了一个小熊放在自己旁边,代替妈妈来陪伴自己。

    故事里的小熊在心理学上叫“过渡客体”是一个孩子不得不和妈妈分离的时候,可以用到的安抚自己心灵的物体。

    所以,这个女士,其实此刻也在做着准备,和理想中的妈妈去分离了。放弃对理想妈妈的期待,接受那份理想永远不会到来的遗憾,并重新尝试,学习共情自己。

    不再幻想,执着地等待着妈妈来哄,如果那个妈妈永远都不来,那么尝试着靠自己活下来,安抚自己,看见自己,心疼自己。

    “即便成了大人,也想要被人疼爱” | 你最缺的,是共情自己的能力


    “即便成了大人,也想要被人疼爱” | 你最缺的,是共情自己的能力


    有的人还无法通过学习和咨询,去完成这样的成长。

    而是固化在了儿时创伤的时刻(也和创伤的程度有关),无法向前,心里还是那个和妈妈处在共生期(婴儿还在喝奶的时候就是和妈妈共生的,之后逐渐完成分化)的婴儿。

    因此,他们把对妈妈的期待投入到自己的亲密关系或者其他关系里,但是最终他们还是会不断被挫败,体验失望和痛苦,循环往复。

    因为在现实中的亲密关系,大多数人都无法去和对方一直共生,去做个婴儿的妈妈。毕竟对方和你在一起,不是因为你是个还不能断奶的小婴儿,而他要全方位的给你爱护和乳汁,和你保持高度的同调和一致(妈妈需要对婴儿提供的功能)。

    这是常人做不到的,也无法长期做到的。
     
    所以,我会对我的来访说,你是一个勇敢的人,而且你是有自我功能的,不管你现在对自己的体验多么糟糕,不管你觉得多么瓦解。

    毕竟,你排除万难,鼓起勇气,可以把这样一个你,带到咨询室来。带你来的那个人,也是你自己,他是一个有一定功能的大人,如果他是个孩子,那么他也是个了不起的孩子。

    他知道,他要靠自己去给自己提供帮助,所以他没有在现实中去寻找不可能再找到的妈妈,再把自己婴儿般的愤怒随意地发泄到外界,而是来到了咨询,去探索真实,去重构自己的人格。
     
    开头的女士,在咨询里,逐渐看见了自己,并渐渐的她能够把咨询师的共情带到咨询室的外面,放在她自己心里。

    好似我们的成长过程重新来过,我们重新在咨询里,再成长一次,再内化一种新的父母和我之间的感觉到心里,并用这个部分,让人格重新生长。
    相比那些用对他人的愤怒和指控来代替自我成长的“假大人”,这更难,这也更需要勇气。
     
    学习到共情自己,不一定要在咨询里。当然我还是认为,咨询(精神分析流派)是一种非常好的能够体验并学会共情自己的途径,是一种疗愈的方式。

    但如果你还没有建立稳定的咨询关系,那么尝试着,做自己的那个共情者。这绝不会没有用处。

    从零开始,练习共情你自己。

    – The End –

    “即便成了大人,也想要被人疼爱” | 你最缺的,是共情自己的能力

    学会共情自己,最好的地方仍然是咨询室。

    咨询师能为你提供一个抱持性环境,接纳和共情你的情绪和感受,并且帮助你锻炼共情和接纳自己的能力。

    当你结束咨询后,也不会再觉得孤立孤独,因为你已拥有完整的自己。


    壹心理推出半价心理咨询,甄选资深心理咨询师,每位咨询师5个半价名额。
    单价低至150元起
    限量秒杀,抢完即止
    “即便成了大人,也想要被人疼爱” | 你最缺的,是共情自己的能力

    “即便成了大人,也想要被人疼爱” | 你最缺的,是共情自己的能力

    作者简介:周小宽,一个温柔而有力量的心灵陪伴者。让心理学照进你的现实,关怀心灵就从今天做起。

    “即便成了大人,也想要被人疼爱” | 你最缺的,是共情自己的能力

    “即便成了大人,也想要被人疼爱” | 你最缺的,是共情自己的能力
    城市孤独感 | 情绪垃圾桶
    A型人格 | 甩锅式道歉 | 结婚冷静期
    边缘型人格 | 婚姻观代沟 | 私德制裁

    “即便成了大人,也想要被人疼爱” | 你最缺的,是共情自己的能力
    点个“在看”,卸下防御‍‍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壹心理

  • 0
  • 0
  • 0
  • 31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ICP备2021099847号 心理测试 数据库免费下载入口 青少年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亿达手游网 百外常识网 心情日记 日记大全 文辞网 生肖 剧情网 无弹窗小说网 美国能量咖啡 淘宝联盟 国外 深圳注册公司 戒烟贴 火车脚本网 小说圈 植发 蛋白粉 影视新闻 趣闻网 吃瓜网 风水网 今题网 外语人才网 商标注册 税务筹划 北京注册公司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