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本站专业提供各类权威心理测试题,为避免您测试后找不到测试报告,请搜索关注公众号:自遇心理。公众号还有海量免费测试,以文会友、一对一匹配灵魂伴侣哟!

想必,大家已经都知道郑爽的大瓜了。

隐婚、代孕、弃养,每一个关键词都让人联想不起“纯真小仙女”。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孕期7月,只想着赶紧把小孩“解决掉”;

孩子诞生后,滞留美国,面对严重的新冠疫情,但母亲只想着让父亲签证过期后,俩孩子自生自灭。

恍然觉得,刚看了一部年度恐怖大片。

然而,事件曝光后,郑爽丝毫不解大众的愤怒点,用一段长文回应:“我真是传说中那种大傻丫头”,而小号则发表情包“伤害人你真有一套”。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在综艺节目当中,郑爽曾经到宠物店询问,是否能把自己的宠物狗牙齿磨平。

因为长期被辗转寄养在不同的朋友家,所以,这只宠物狗才充满不安感,有明显的攻击性。

然而,她不会思考自己的责任,只因为想顺自己的心意,就可以不管不顾是否虐待宠物。

而此次,她不管不顾的对象从狗,变成两个小孩。

可云疯了还知道到处找自己的孩子,但爽妹子游说张恒弃养却说:“我们做了一件好事。”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有媒体报道,在疫情期间,大量代孕宝宝被“买家”弃养。

无人收货的宝宝们命运堪怜,好一点的能进入福利院,期待遇到好心人领养。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如果命运悲惨,诞生在不合法机构当中,很有可能被“化整为零”,当做器官供体源。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印尼有个设计师,制作出一款售价5000美元的“人骨包”,专家看过照片后,几乎肯定是用人的脊椎骨制成。

这个富二代设计师辩称,这个包包的人骨是“道德来源”的人类儿童脊椎骨。

然而,还是被网友扒出来,人骨来源自黑市。而黑市儿童脊椎骨的主要源头,就是代孕弃儿。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张恒那条引发了全网热搜的微博里,有一张两个孩子的照片。

两个孩子穿着恐龙服,懵懂可爱,但让人觉得很心疼。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此时,ta们尚且不知世事,有父亲的陪伴,然而,总有一天ta们会长大,能够明白发生的一切,明白自己和什么样的命运擦肩而过。

面对母亲显而易见的厌弃,两个孩子会做何感想?

不被期待降生的孩子们,会有怎么样的人生?

美国家庭研理会的一项调查,能够帮我们解答这个问题。学者Henry David找到400多位“不想让孩子生出来”的母亲——

和我们的法律法规不同,当时的捷克,母亲如果想要堕胎,需要获得许可。学者们找到的这些母亲,她们虽然提出堕胎申请,但是诉求被驳回,不得已把孩子生了下来。

虽然400多位母亲同意参与实验,但因为每个孩子都需要找到一个和自己各方面条件都相似的小孩当作对照,所以到最后只有220个“不被期待降生”的孩子(Unwanted Children)参与到了研究。

220对孩子,每一对孩子都有同样的年纪,同样的家庭社会阶层,父母的婚姻状态相同、受教育水平相似,唯一不同的是,镜像孩子是在父母的期待中降生。

经过35年漫长的追踪,学者们目睹、对比了这些孩子们的变化。

实验表明:这些不被期待降生的孩子们,即便是一出生就具备了最好的社会经济条件,但是“不被母亲期待降生”对ta们的心理状态产生严重的影响。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在刚出生时,这些不被期待的孩子们,体重、身高等等,生理上与另一组没有明显差异。

不过,母亲们对待孩子的态度大相径庭。不想要孩子的母亲们态度明显冷漠,很少、甚至完全不愿母乳哺育孩子,更不要说主动的拥抱和用心的陪伴了。

 ① 9岁 

在9岁时,两组的孩子开始出现细小的差距。

不被期待组的孩子,学校各科的成绩差距和另一组都不大,唯独国语一门课远远落后。在语言表达能力上,ta们明显是落后的,对于细微的语言表达时常会感到困惑。

而这时候,ta们在社交上也逐渐出现细小的问题。和镜像组比起来,这些孩子们想要和别人交朋友,但却更容易被拒绝。

而在老师、母亲给孩子性格打分的环节,这些孩子的老师和母亲都打出非常低的分数——都觉得这些孩子们“不讨喜”。

 ② 15岁左右  

到了青春期,两组孩子的差距几乎“肉眼可见”了。

原本只是语言表达能力的差距,到了青春期就已经扩大到所有科目,来自老师们的评语也变得越来越差。

这种差距并不是来自于智商,也和可获得的教育资源无关,更多的是来自于日积月累的失望和自暴自弃。

在这个时期,不被期待组的很多孩子决定辍学,早早地进入社会。而镜像组当中,即便是家庭条件比较差的家庭,也多数选择继续读书。

 ③ 22岁左右 

这些孩子们都已步入成年,开始有能力为自己做决定。学者们询问了ta们对自己生活的满意度。不被期待组里,认为自己“生活还算不错”的人数,比另一组少了三分之一;而认为自己“生活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的人数,是另一组的两倍。

虽然已经到了独立的年纪,但是ta们并没有因为脱离原生家庭变得幸福。

大多数人说,自己总是和同事产生冲突,没什么朋友,恋爱也不称心。

 ④ 27岁左右  

86%的人决定继续参与,所以这个实验得以继续,让我们看到ta们步入新一段人生的影响。

在男性当中,不被期待组的人更早地选择结婚;在女性当中,两组结婚率虽然没什么差别,但是不被期待组的女性的堕胎率明显高于另一组,不少女性甚至有几次堕胎史。

已经结婚生子的女性,不少人都告诉学者,她们感觉不到“当母亲的快乐”

 ⑤ 30岁左右 

在步入30岁时,实验者们再次衡量了两组的婚恋状态。

虽然不被期待组很多人都早早结婚,但是,30岁的时候,这一组声称自己“未婚”或者“离异”的人数更多。

这时候,两组的“社会受欢迎度”的差距仍然存在,但是已经减少了很多。

 ⑥ 35岁左右 

学者们最后一次对两组进行调查,这一次侧重在了两组人的精神疾病状态。

整体而言,不被期待组有8.5%的人被诊断有比较明显的心理疾病,而另一组只有1.2%。

而如果正好是家里的独子,不被期待组的心理疾病率高达12%,而另一组为0%。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其实很多母亲虽然在最初,并不欢迎这个小生命的诞生,但是,在随后抚养的过程中有了感情,对孩子投入了更多的母性。
然而,即便是有这样的变量存在,不被期待组的孩子们,仍旧一生深感“被遗弃”的苦恼。
为什么,只是“不被期待降生”,就会导致如此大的人生差距?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回顾这个35年的追溯调查,我们可以看到,孩子们刚降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缺少来自外界的支持。

 ① 窗口期,亲子信任关系的缺失 
根据埃里克森发展心理学的理论,0~1.5岁是孩子们与父母建立信任关系的关键时期。
在这个时期,婴儿们并不是没有心理活动,而是初于“信任”与“不信任”的心理冲突中。
在这个关键的窗口期,父母无私地供给、呵护才能建立孩子的信任感和信心,让ta们相信自己能够获得别人的认可、帮助。
然而,在窗口期的父母如果忽略孩子,那么孩子很容易产生遗弃创伤(Abandonment Trauma),从而变得畏手畏脚:ta们时刻担心自己的基本需求不能得到满足,同时不敢确认自己是值得被爱的。
有遗弃创伤的孩子长大后,因为保留了这份不确定感,常会出现讨好型人格、边缘型人格的倾向。
 ② 青春期,同一性危机严重化 
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在青春期经历“同一性危机”,这一危机是我们对“自己是谁”、“要做什么”、“为什么活着”等等究极问题的质问。
这些问题本来就没有答案,同一性危机对每个人都是痛苦的,而降生不被期待的孩子们,ta们经历了更强烈的自我认知的质疑。
“出生就是一个错误”的ta们,更加无法回答自己是谁、给别人提供了什么价值。
在父母关系中受到伤害,让ta们相信自己的存在本身可能就是错误,所以,ta们没办法与世界没有办法建立关系,更难承认“生而为人是有价值的”。
遗弃创伤是一步步被撕裂,直到无法痊愈,成为终身遗憾。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在电影《心灵捕手》当中,讲述了这么一个被遗弃的天才的故事。
威尔被父母遗弃,然后又被继父家暴,辗转于不同的寄养家庭之间,这让他的性格孤僻、易怒、爱打架。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他有惊人的数学天赋,MIT数学教授留在黑板上的困难级题目,其他人都没做出来,但是作为清洁工的他轻而易举解答出来。
他缺少朋友,所以花了大量的时间和书本独处,博览群书,连教授都自叹不如。
但是,这样有天赋的人,却觉得自己和一切美好生活都不想配。打架滋事,他几乎为此入狱。
教授惜才,为他找来了天才心理学家罗宾。
虽然是心理咨询,但是两人每一次见面都是犀利的言语交锋,在一次次一言不合就相互言语伤害的过程中,威尔的过往伤痛被强行拽了出来重新审视。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直到有一次,罗宾不停地重复“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
总是以桀骜不驯面貌见人的威尔终于崩溃,痛哭了出来。
在剧中,威尔终于和自己大和解。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而罗宾对威尔说的一段经典台词,一直让我觉得温暖:
“如果我问你,关于女人的事情,你大可以向我如数家珍。你可能上过几次床,但你没法说出在女人身旁醒来时,那份内心真正的喜悦。”
“你年轻彪悍,我如果和你谈论战争,你会向我大抛莎士比亚,朗诵‘共赴战场,亲爱的朋友’,但你从未亲临战阵,未试过把挚友的头拥入怀里,看着他吸着最后一口气,凝望着你,向你求助。”
“你只是个孩子,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经历过遗弃创伤的孩子们,早早就要面对“不得不独立”、“不得不逞强”的情景。
也许,也只有这样,被别人看见内心脆弱的时候,才会恍然发现自己的委屈。

References:David HP. Born unwanted, 35 years later: the Prague study. Reprod Health Matters. 2006 May;14(27):181-90. doi: 10.1016/S0968-8080(06)27219-7. PMID: 16713893.
–  THE END   –
· 作者:承植,心理学硕士,虽然无力改变世界,但愿以一己之力供世人成荫。· 壹点灵,关注个人心理成长,陪你成为更好的自己
 推荐阅读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郑爽新录音曝光,“我们做了一件好事”:那些父母想弃养的孩子,最后都怎样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壹点灵App学习、恋爱、亲子、人际、家庭问题……新用户都可以免费向专业心理咨询师倾诉哦~

分享、点赞、在看三连哦~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壹点灵

本站专业提供抑郁症测试性取向测试九型人格测试双向情感障碍测试等,为避免您测试后找不到测试报告,请搜索关注公众号:自遇心理(微信号:ziyusns)。公众号还有海量免费测试、以文会友、一对一匹配灵魂伴侣哟!

小遇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小遇有话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iyuxinli.cn/zsxlybb.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抑郁症测试|性取向测试|九型人格测试|双向情感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