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中国第一大恶魔:作恶没有底线,10个月大的孩子也不放过!






    “为了救人而违法有什么错,上帝不是说了吗?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程勇为了拯救白血病患者,冒险购买印度仿制药品最后被抓入狱。


     

    有人为了救命干违法的事,而有人为了赚钱干违法的事。

     

    做虚假广告骗人、乱医患者致其死亡、怂恿大学生做人流、坑患者救命钱、低价药物致病人精神错乱、害死10月大的小孩……

     

    所有你能想到的恶,他们都干了!

     

    有人因为他们永远失去了亲人,家破人亡。而他们却豪宅林立、包养情妇,带着一大笔钱衣锦还乡。

     

    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幕后黑手就是“莆田系”,全国80%的民营医院都出自这些人。



    而背后最大的推手,是莆田系四大家族的“教主”——詹国团

     

    靠着骗取救命钱,他的身家达到了2000亿


    作恶的起源

     

    80年代,陈德良带八个徒弟出去,除侄子詹国团,还有其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的儿子林志忠,以及“徒弟的徒弟”黄德峰。

     

    这是著名的莆田系富豪“四大家族”的由来。就在那个年代,电线杆上,第一次出现了各种牛皮癣和性爱的小广告。



    “当初我为了填饱肚子当然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这是詹国团的原话。

     

    为了生存,他卖膏药、耍猴、变魔术、打拳,除了打家劫舍、偷鸡摸狗,江湖上能赚钱的“旁门左道”他都做了一遍。

     

    从叔叔那里,他学会了一套“忽悠大法”。利用一些民间偏方,包装变成“国字号良药”。

     


    如此一来,来投医的患者就多了。

     

    由于没有卫生证,他只能以游击的方式和卫生局对干。这几天在这个地方待,过几天又换个地方待。

     

    等到患者发现自己被骗想投诉的时候,早已找不到踪影。

     

    就这样,靠着卖“狗屁膏药”,詹国团的队伍越做越大。从鼻炎、狐臭、风湿扩展到更多疑难杂症。

     

    为了赚更多的钱,他又把手伸到了“梅毒”“淋病”“尖锐湿疣”之类的性病领域。

     

    办法还是那套,只要有人上门,一律诊断为“有病”,然后先卖“祖传秘方”,再去书店查书,照书上的配方抓药再卖,差不多的病症都用一种药方。

     

    一斤几毛钱的药物,卖到患者手上就几十到几百不等了,非常的暴利。

     

    有的时候为了见效快,还会加重药剂使用量,完全不管病人死活。

     

    他还抓住了这类病人的心理,“都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的病,医坏了,病人也不会声张。”

     


    到90年代,逐渐富裕起来的游医们从过去的游击战开始升级,进入了一些大医院。

     

    他们挂在医院名下,通过特殊的贿赂技巧,从当地卫生部门买来行医执照。于是,大大小小的特殊门诊以及个人门诊开始出现在各个大小城市的街道、社区。

     

    不需要懂医,只要有点小钱,就能开门诊赚钱。也不管看病的人有没有病,先骗了赚一笔再说。

     

    那个时代,不管合法非法,只要能赚钱就做。

     

    通过“亲戚带朋友,师傅带徒弟”的模式,“莆田系”游医队伍逐渐在全国开枝散叶。

     

    作恶的开始

     

    从前面来看,詹国团最多是个“江湖骗子”。但他并不满足于赚小钱,于是又把“魔爪”伸向了医院。

     

    他承包下一个个科室,借着公立医院的“外皮”来达到牟取暴利的目的。

     

    所谓“科室承包”,就是詹国团用公立医院的牌子、场地和设备,但科室独立运作,医生薪水由詹国团付,每月他还向医院交纳一笔管理费。

     

    他最开始承包的是“皮肤科”,当时这科在该医院还是门冷门生意。

     

    为了把生意做起来,他先是找了电视台、报社等各种媒体,大打广告:公立医院,从北京请来了某某著名专家、教授,从国外进口了某某先进设备……

     


    还要求所有医生都背KPI,看病时夸大病情,吓唬患者,力推名目繁多、费用昂贵的康复理疗,甚至请医托唱双簧,无所不用其极,目的就是为了让患者乖乖掏钱。 

     

    有部分医生良心未泯,不愿配合的,都被扣发奖金、开除走人了。

     

    后来,逐渐有患者发现上当,从此便不再来。然而,中国人这么多,韭菜是割不完的。

     

    1990年代,随着社会进一步开放,“失足妇女”多起来,性病市场急剧扩大,詹国团便把性病、妇科等也以承包制的形式盘了下来。

     

    反正这种病是隐私,治不好也少有人对外说。

     

    通过虚假广告宣传+抓住人性心理弱点这两套组合拳,詹国团又赚了一大笔。

     

    这么一下来,詹国团吃开了,除了医病治病他又想到可以和医院合作卖医疗设备赚取分红。


     

    于是,詹国团和公立医院签订了合同,双方“狼狈为奸”。

     

    一台设备本钱加上工钱,投资大概三五万,拿到市场上可以卖到二十几万,最后再分成,无比暴利。

     

    很快,成本收回来了。

     

    尝到甜头后,詹国团投资的设备种类越来越多,合作的医院也越来越多,有检查的,有治疗的,不同的设备,还有不同的合作分红方式。

     

    短短几年,詹国团赚得盆满钵满。


    詹国团的家乡东庄镇豪宅林立

     

    在很多人还吃不上饭的时候,他买了一辆凌志的汽车,一部3万多块的大哥大,一个4千多块的BP机。在当时,可以说是派头十足了。

     

    一个人作恶,那是欲望在作祟。一群人作恶,那是社会的悲哀。

     

    詹国团的“成功”,很快被复制,全国各地都陆续出现了,以“莆田系”游医为主力的“院中院”承包合作。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这些莆田系游医疯狂攫金,他们甚至丧心病狂,根据病人收入情况制定不同的收费方案。

     

    从承包科室到卖医疗设备,金钱永不眠。这些人为了牟利,开始在药物上打主意,通过低买高卖、虚假包装赚取高额利润差。

     


    比如,青霉素被包装成顶级进口药物,以几千倍利润卖出。

     

    比如,“发明”某种“微创手术”,拿器械刀一划一缝,告诉患者病灶已除,其实啥都没做。

     

    只要能赚钱,他们什么都干。就连明知治不了的病人,也让其先住院,设法消灭掉几千元的押金后,再找理由让病人出院。

     

    在金钱面前,性命可以随意被主宰。一个患者倒下了,再接着下一个,他们不断的像吸血鬼一样榨干那些前来求救的人。

     

    到1999年,詹国团一人在全国“托管”的公立医院,扩张到了几百家

     

    卷土重来

     

    “如果欢迎我回来我还是回来,如果有问题我就拜拜了在国外了。”

     

    终于,詹国团干的这些坏事被人发现了。

     

    1998年,因为“打假第一人”王海的炮轰,作为“莆田系”的领头人詹国团逃到了国外。


     

    这是他在走之前说的一句话,双手沾满鲜血的人却可以全身而退、逃之夭夭

     

    2000年,詹国团带着亿万财产,全家移民到了新加坡。

     

    国内很多患者投诉无果,因为巨额医疗费用搞到家破人亡。而他却一边游山玩水,一边计划着卷土重来、再捞一笔。

     

    他们,作恶从不考虑底线。

     

    被揭发骗局后,莆田系人先是寄匿名信威胁媒体,后还扬言要“炸毁报社大楼”。

     

    由于莆田系势力过强,这场打假风波并没有持续多久。时刻关注动向的詹国团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就回国了。

     

    当他回国时,国内莆田系民营医院已经遍地开花,此时政府已经允许私人开医院了。

     

    为了洗白,詹国团决定开三甲医院。

     

    2003年,一家自建的大型综合性国际医院——浙江新安国际医院诞生。

     


    这是一家由卫生部批准的“三甲国际医院”,耗工5年,投资10亿,顾问、名誉院长都大有来头,是詹国团旗下投资规模最大的民营医院,一举奠定了詹国团行业大哥的地位。


    春风吹不尽,野火烧又生。莆田系不仅没被打压还浴火重生、卷土重来。他们除了能操控搜索网站、论坛等江湖上的网络平台,散布虚假信息,还可以让大佬“闭嘴”。

     

    当时整容业在中国兴起,他们的医疗生意从“下半身”做到了“上半身”。


    同样的操作,产品好不好不重要,广告打出去再说。他们先是从韩国请来“专家”,开办专科整形医院,接着打广告进行大肆宣传、吹嘘,砸钱请美女明星站台。

     

    广告一出来,就吸引了不少爱美的女性去整形。

     

    这个时候,有人发现了其中的猫腻。这个人比王海的来头更大,更有影响力,就是经济学家郎咸平


     

    以丰胸为例,一个成本仅需1.6元的英捷尔法勒隆胸注射液(奥美定),给人做手术却要3万元

     

    万倍的利润,极其暴利!然而,暴利背后还诱发出了后遗症。

     

    手术过后会出现溃烂、精神混乱的现象……短短几年,就有超过30万女性受害。

     

    发现内幕后,郎咸平在《财经郎闲评》上拿出了一系列数据、证据来揭发莆田系,结果节目刚播出去就被叫停,本来准备了三期的节目,全部无法播出。

     

    理由竟然是郎咸平普通话不标准和没有主持人上岗证。

     

    几年前莆田系连一个打假人都对付不了,现在能力大到可以让一个知名经济学家闭嘴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莆田系的强大利益网坚不可摧,凡是阻挠他们发财的拦路虎,通通都砍掉。

     

    虽然,2006年这款丰胸注射液最终被药监局禁售。


    但禁售无法让“莆田系”收敛,因为市场太大了。2009年,全国整形美容市场规模是200万人次,增速100%。


     

    这个时候,“美莱整形”、“华美整形”相继诞生。

     

    2000年以后,整形美容医院成为了莆田系的绝对主力,搭配传统的男科/妇科医院,加上各类门诊部,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2010年后,詹国团又把魔爪伸向了数量庞大的大学生群体与女性群体,开拓了新的项目:割包皮、无痛人流、妇科生产。 

     

    为了诱导学生做无痛人流,他们通过学生会或赞助活动,明目张胆地在校园内做广告。

     

    玛丽医院、俪人女子医院、玛利亚女子医院,这些耳熟能详的医院全都来自詹国团家族旗下。

     

    不到40年的时间,在詹国团的引领下,莆田系四大家族控制了全国八成的民营医院。

     

    2013年,莆田市常年在外从事医疗行业的人员就已超过6万人,年营业额2600多亿元,甚至超过了西部某些省份一年的GDP。

     

    杀人不眨眼

     

    如果说,投放广告、承包医院、坑人骗钱,用各种无耻手段宰到病患倾家荡产,这都还是比较传统和显眼的生钱手法。

     

    那么,和资本的联姻则是更高明也更容易的生钱手段。

     

    鼎晖投资、建银国际、红杉资本、万通资本、新希望集团、泰康人寿等这些都成为莆田系医院强大的投资背景。

     

    2015年7月,和美医疗上市,也意味着莆田系要洗白了。

     

    然而,上市前莆田系又出事了。

     

    2014年7月,新东方一名女员工入住云南玛利亚医院,分娩时意外死亡。随后,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发微博炮轰,事件引发网民对民营医院黑幕的声讨。 


     


    作为“莆田系”医院主要网络推广平台,百度成了幕后推手。就在百度宣布将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不久,又出事了。

     

    2016年4月,陕西大学生魏则西,通过百度广告找到推荐的医院就医,结果花了20多万却医治无效,最后因为病情耽误,在家中去世。

     

    这个事情一出来,莆田系被口诛笔伐。


    魏则西父母痛失爱子

     

    “魏则西事件”也向世人揭开了一个惊人的医疗骗局,魏则西用生命捅破了百度医疗竞价排名、莆田系承包科室、医疗监管漏洞等诸多医疗乱象的窗户纸。

     

    而他只是众多百度医疗竞价排名的受害者之一。

     

    人没了,而莆田系却继续在作恶。

     

    2017年,詹国团创立的浙江新安国际医院把一个10月大的发高烧的小孩医死,而医院却推卸责任,孩子至今下落不明,连尸体都找不到。



    去世孩子家属在医院门口讨要说法


    2019年7月,大连一名32岁女子在隆胸时心跳骤停,不幸去世。

    实施“夺命隆胸手术”的正是医美时尚连锁品牌“Yestar艺星”旗下整形医院,又是一家“莆田系”医院。 

     

    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被掐断,就连一个10月大的小孩他们也没放过。他们赚的每一分钱,都流着被坑骗的患者的血和泪。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2019年1月,福州鼓楼医院被指收近1700元天价掏耳费。这家医院就有詹氏家族的身影,曾在三年内有5次因为广告受到行政处罚。

     

    他们惯用的伎俩是:通过百度竞价排名发布虚假广告、利用微信小程序名称混淆其与知名医院关系、利用官网或者微信小程序进行虚假宣传等。

     

    他们遵循一个原则:病治不治得好不管,名气得先打出去。

     


    即便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依旧不影响莆田系的运作。

     

    在魏则西去世的同一年,莆田系就有6家医疗机构成功上市,有人丧子有人欢呼。

     

    不禁质问,为什么莆田系发生那么多大事件,让人嗤之以鼻,却依旧屡败屡战,越挫越强?

     

    在莆田系日渐壮大的今天,还有哪些利益网未被曝光出来?

     

    一个江湖游医凭什么承包公立医院的科室?光是这一个问题,就不知道要动了多少人的利益。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如果我们的公立医疗资源足够,大家还需要去莆田系看病吗?

     


    当然,足够的医疗资源不是短期就能建设完善的,任何国家都需要民营医院、私立医院来缓解医疗压力。

     

    过去,莆田系靠一张偏方就能行走江湖,

    现在,莆田系不断扩大或将成为新一代财团。



    詹国团家族以上海为基地,旗下的三甲医院遍布全国,成为“莆田系”民营医疗的代表人物。国内几乎所有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都是其家族集团控股。


    陈金秀的西红柿医疗集团,以长三角为重点区域,打造特色专科,控股了所有的“美莱”“华美”整形医院,还发展了“华夏”“华康”“华东”等医院。


    黄德峰的家族,通过妇科这个切入口迅速扩张,以“五洲”“现代女子医院”为主的妇科医院,开了一家又一家。


    林志忠则把最难啃的眼科、内科攻下阵,“博爱”“曙光”“远大心胸”相继打响名头。

     

    雄厚财力的背后是人血馒头的堆积,而这条巨大的利益链,有无数的帮凶,医生、资本家、百度……这还只是我们看得到的,还有多少是我们看不到的?


    左一为詹国团

     

    利益面前,道德没有底线。不知道,詹国团踩着那一个个尸骸,走向通往“成功”之路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更讽刺的是,他还对外吹嘘:

     

    “我手下的亿万富豪、千万富豪、百万富豪太多了,这是我最自豪的地方,不但我自己做好了,还带动身边的部下大家都做好了。”


    作者:顶财君

    图片来源:网络

    素材参考:

    1.万小刀:《疫情反面:“莆田系”宗族往事》

    2.风说贴:《莆田系的罪恶》

    3.创业家:《莆田系“带头大哥”詹国团:我这三十年》

    4.酷玩实验室:《各位,莆田系快要洗白了啊!》


    欢迎小伙伴们转发、点赞、发表神评!

    高端财经人士必备微信号 

    顶尖财经观察

    读懂10000种创业赚钱的生意


    ▼ 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顶尖财经观察

  • 0
  • 0
  • 0
  • 4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