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心理图书编辑手记】开篇词

    好久没有更新了。最近几个月忙于编辑工作,想着等到手头的工作安排顺当,有了闲暇再更新。现在看来,忙碌会一直持续下去了,时间只有靠挤。不如说做就做。

    之后在这里会发一些图书编辑的心得,这个公众号将变成一个大杂烩。先从旧文发起。

    为什么想做心理学图书出版?初心是什么?

    回国后从开始求职到入职,只经过了短短一个月时间。对于自己想做什么,其实在回国前就已想好。

    在荷兰的两年里,对我而言最大的收获或许是在与自己独处中更深地审视自己。之前的生活多多少少是由外部决定的,和几个室友一起住,有相似的作息,学习都去图书馆、自习室,各种活动排满日程,也总是有人一起做。在荷兰,课业并不重,家离学校不近,所以更多的时间是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度过。这样,有了大把的时间观察自己,思考自己,完全摆脱了随波逐流,甚至远离了社会比较。在这段时间里,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自发驱动力极强的人(大多数人都不是),因而要不就需要有deadline驱动,要不就需要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内部动机驱动的事情。所以,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真正想做什么。

    在荷兰的两年,在我看来学业上最大的收获有二:第一是对心理学研究方法的基础,或者说“什么是心理学”,有了更深的理解。心理学可重复性危机,使“学院派”心理学正在变得更加严谨、硬核,然而距离现实、公众理解却似乎越来越远。科学心理学以“科学实证”标榜自己,把自己和各种人生哲学、心得感悟、鸡汤等等区别开来,所强调的是科学心理学结论适用于大多数人,而人生哲学、心得感悟等等或许对我适用,但对你就不适用。但这样,心理学能解释的问题范围就变得狭窄;并且即使是能解释的问题,心理学也是在积累解释率,单个研究结果的平均效应量大概是r=0.25,也就是说只能解释一个变量6.25%的变异,要达到可接受的解释率,就需要多个变量,模型会相当复杂,和公众想要看到的“A能被B解释”这样的高解释率不可同日而语。

    第二个收获是一种“不匹配”的视角。以Mark Van Vugt教授为代表,用“进化不匹配”来解释当前的社会现象并给出建议,即在过去千万年间使人类生存下来的适应性模式,可能不能适应当下急剧变化的环境,而这种不匹配带来消极的后果。在我看来,或许并不一定要在进化上追溯多远,现代生活方式的急剧变化,确实给现代人找到“正确”的生活方式造成了巨大的考验。而在社会变化过程中,整个世界也处于一种价值标准和“意义”的缺失之中。《存在主义世界的幸福》一书给了我很大的启发,这种价值标准和“意义”的重构,正是当前心理学最重要、深刻的任务,甚至“心理学就是当代的哲学”。

    而回顾多年学习心理学所得,对自己影响最深的是一种“心理学的思维方式”,或者可以说是一种基于实证、批判性思维,又不断内省、自我调节的观念系统。我想要做的,就是把这种学习心理学带给我的“质变”分享给其他人。这种分享不仅限于科学心理学的严谨“解释”,还有“观念”甚或只是提供一个看待问题的“视角”。但在现实中的心理学传播,多半只是“量变”,很多受众看了不少心理学内容,却也窥不到心理学的全貌,也难产生心理学该有的影响。因此,我选择做一种最不浮躁的心理学传播,一边通过阅读、编辑来探索一种让自己在现在这个时代能够安定的价值观念和思想体系,一边将其分享给读者。一些人可能从个别观点中找到简单的幸福,但更好的愿景可能是接受困难、复杂、痛苦,面对人世的纷繁复杂,审辨、挑选出适合自己的个性化生活方式和观念模式。

    至此,觉得自己学心理学算是小有所成,但更长的探索之路才刚刚开始。目前还只是文字编辑,能做的就是给读者最好的阅读体验,但同时对自己来说也是不断地学习和思考,希望能把这些学习和思考通过编辑手记分享出来。


    希望我做编辑的书,以及这些编辑手记,能够带给你启发和感悟。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PsychologicalChamber

  • 0
  • 0
  • 0
  • 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