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受伤的医者,心理治疗大师绝处逢生的隐秘人生


    分享一本书,

    《受伤的医者,心理治疗大师绝处逢生的隐秘人生》




    书里介绍了很多心理治疗大师的故事,

    打开书,扉页写着





    困而学之,学而知之





    大师们长期被身心症状所苦,

    他们非生而知之者,

    他们是受伤的医者,

    他们“救人”先是为了“救己”。





    第一章,弗洛伊德



    精神医学界有一句名言

    “雪茄有时就只是雪茄”,

    相传这是有人问弗洛伊德,

    他爱抽雪茄是否有象征意义时,

    他给的回答。


    但是,

    实际上弗洛伊德的雪茄不仅仅是雪茄。

    他从24岁到生命最后一刻,

    他烟不离手,因此罹患口腔癌,

    雪茄不是雪茄,

    是成瘾和安抚。


    在弗洛伊德的成长期,

    父亲无能、家境清贫、捉襟见肘,

    与此同时,不得意的父母亲

    (尤其是年轻的母亲)

    又把他们对人生的寄望,

    全都放到他一个人身上,

    一方面宠爱无度

    例如全家挤在一个房间里,

    让弗洛伊德占用唯一的

    另一个房间读书、练钢琴,

    另一方面望子成龙之情时时溢于言表。

    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

    恐怕是很辛苦的一件事吧。


    弗洛伊德整个童年期,

    处处可以看到创伤。

    母亲不断生育,也导致了母爱的匮乏;

    大弟夭折以及接连出生的六个弟弟妹妹,

    使得弗洛伊德不断被父母忽略;

    父亲疑似涉伪钞案放大了他的不安全感。


    而弗洛伊德强烈渴望着成就,

    挣扎着追求着他人的认可。



    弗洛伊德最不能忍受的却是布洛伊尔的模棱两可。布洛伊尔欣赏潜抑的概念,相信潜意识世界的重要性,但是没有办法全盘接受病患百分之百都是性侵犯受害者这样的论点。已经觉得被孤立、排斥的弗洛伊德把怒气全然发在他的朋友布洛伊尔身上,从此“义无反顾”,街上遇到也视同陌生人。





    弗洛伊德在很多关系上,

    都存在着先紧密后疏离的

    相似的发展轨迹,

    如布洛伊尔、荣格、阿德勒等,

    无不印证着他追寻理想化客体,

    求而不得的心酸。



    第二章,荣格



    荣格和弗洛伊德最初的相遇,

    就像“父子相认”。

    起初他们是那么的和谐,

    但是因为弗洛伊德非常注重自己的权威,

    不允许不同看法的存在,

    他决定同荣格“绝交”。

    这个打击对荣格来说非常的大。

    他开始了探寻哲学的三个终极命题,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荣格没料到,他自己竟是那么脆弱,他对自己的信心竟是那么不堪一击。他忽然发现,他并不知道自己是谁。他常爱说“神话”是古往今来人们存在不可或缺的元素,可是现代人的神话是什么?他自己的神话又是什么?他已不是基督徒,但是有什么其他的信仰可以让他“安身立命”?他百思不解、烦躁不安、激动易怒。他开始有幻听幻视;举目所见,尽是死尸;尸体在焚化炉里还魂,再被活活烧死。



        此后数年,幻象、噩梦层出不穷。

    作为病人的他,惊吓莫名;

    作为医师的他,

    知道自己正在掉入疯狂的深渊;

    作为科学家的他,

    忙着记录每一个幻觉与梦境的细节。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

    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那时他失去了几乎所有

    他以前认为最重要的东西;

    没有教职、没有地位、

    没有可以推心置腹的师友,

    唯一剩下的是他的家庭和他的病人。


    风雨终于过去了,生活还要继续。

    1955年荣格的妻子过世后,

    荣格人生的最后六年,

    大部分在湖边石屋度过。


    因为荣格,

    苏黎世湖一时变成了热门的旅游点。

    许多人租了游艇,泛舟到石屋附近,

    天气好的时候,

    有时还可以看到在

    砍柴或在雕刻石像的荣格,

    亲切地向他们挥手。

    大师,终于成就其智慧的一生。




    第八章,安娜弗洛伊德




    安娜是家里的老幺,

    上有两个姐姐、三个哥哥。

    弗洛伊德对这最小的孩子

    不是男生颇有微词。

    母亲则罹患产后抑郁症,

    抛下安娜独自远行度假两个月。


    安娜从小由保姆约瑟芬养大。

    大姐最得母亲玛莎的欢心。

    二姐苏菲则非常美丽,

    处处受人注意。

    安娜自认为是家里众天鹅里的丑小鸭,

    只在调皮捣蛋时才偶尔引来父亲的注意



    安娜发现无论如何努力也得不到母亲的欢心。她“退而求其次”,把注意力放到父亲身上,渐渐发现,讨好父亲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去阅读他的著作,用她的“奋发上进”来得到父亲的赞赏。



    安娜接过父亲衣钵,

    并且终生不嫁,

    这种行为背后,

    是潜意识里在讨好父母,寻求认同。

    显示了童年期“被拒绝”的重大创伤。

    安娜与姐姐水火不容,关系恶劣,

    又在多年后与克莱因的

    激烈对立中重复再现。




    洛伊德在1918年决定自己成为安娜的分析师。这分析一做就是四年,其成效在某个意义上应该可以说是相当成功的。开始分析之前,安娜是个内心充满冲突、容易嫉妒、时常忧郁、有厌食症倾向的女孩。分析结束时,她已蜕化为一位沉稳、平静、意志坚定、人生方向明确、勇往直前、非常有自信的女人。





    第九章 维克多·弗兰克尔



    如果说,安娜成长中的忽视是创伤的话,

    弗兰克尔的人生,相比之下,

    则是巨大的苦难。

    纳粹集中营是一个人间炼狱。

    显示了人性的残虐和邪恶。

    在这场浩劫中,

    他的父母、兄嫂、妻子全部惨死。

    正是这段无比惨痛的创伤经历,

    引发了弗兰克尔

    对人生意义的思考与探索。




    在那样的人间炼狱里,弗兰克尔并没有被打倒。在每天都有可能被送去毒气室的日子里,他坚持活着就是希望,分分秒秒都可以有它的意义。


    他说,客观来说,从集中营幸存的机会,的确是很渺茫。但是诡异的是,在这令人绝望的处境下,却只有那些能够拒绝接受“客观”的估计,拒绝绝望的人,才有可能继续活下去。


    他更进一步指出,在“人性”完全被践踏,连最基本的尊严都难以维持的环境下,存活的最重要条件并不只是想方设法去“苟延残喘”,而是去维持那或许只剩下一丝丝的尊严,一丝丝的“人性”(关怀他人的能力)。


    抛弃尊严与人性,也许对受难者而言有一时的好处,但却不利于其长期的生存。作为一个身历其境的过来人,弗兰克尔这样的论说,的确是非常有说服力,也非常能振奋人心的。


    绝大多数的幸存者终其一生无法摆脱“创伤症候群”的梦魇,甚至不免长期“失魂落魄”,自杀了结。弗兰克尔不但“超越”其“创伤”,大难不死之后又生龙活虎地活了半个多世纪。他首创的“意义治疗学”被尊称为继弗洛伊德与阿德勒之后的“维也纳第三心理治疗学派”。






    结语



    书里有十几位大师的故事,

    这里只摘取了几位,

    大多数人只看到了涅槃重生后的光芒,

    不曾看见其深陷泥土的挣扎。

    人生的苦难、适应困难引发的

    情绪、行为问题,

    必然曾是大师们创见、洞见的重要源头。

    他们是受伤的医者,

    他们救人乃是先为了救自己。


      

    宝剑锋从磨砺出,

    梅花香自苦寒来。






    精彩推荐


    想学心理咨询师课程,请进入 心优雅公众号后台回复关键词【中科院项目】

    ● 想了解社会工作师(初级、中级)考试,后台回复【社工考试

    ● 考心理咨询师、社工,请使用【心优雅题库小程序】刷题,点下方卡片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心优雅

  • 0
  • 0
  • 0
  • 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