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单面双面


    单面双面

              鲜晓宁(2019-3-27

     

    和班主任说班上某个孩子绝大部分时间都披散着头发垂头发呆。班主任告诉我这个小孩初二时狂打游戏,初三时被爸妈送去了特殊学校,从此她和父母彻底对立。

    我看过她的一篇作文,写孩子被父母送去某个全国知名的特殊学校后自尊被彻底摧毀的事情。当时看得我毛骨悚然,我以为是她虚构的,可又怀疑她怎么能虚构得那么真切。

    听到班主任的话,我才知道那阴森恐怖的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在这个孩子的其它文字里,父亲是个欠债无数又极端专制的人,留给她的只有黑暗与痛苦。

    今天细看《人间失格》,主人公阿叶的怯懦,隐藏自我,最终让他走向了丧失为人资格之路,"充满了可耻的一生",这样的一生与他阴冷的家庭专制的父亲有着极大关系。

     

    突然想起梵高童年时因为哥哥夭折,父母让他续用了哥哥的名字。阴郁的母亲一直活在失去爱子的阴影里,让梵高终生活在了无法和死人竞争的黑暗里,永远活在了母亲的心门之外,也活在了世人的心门之外。

     

    心理疾病最终爆发的人,要么天才,要么疯子。

    不知道那个孩子心底里无边的黑暗要什么光才能驱散。想了很久,只敢偷偷地看着她,不敢在班上读她的文章,也不敢表现出对她的太过热心。后来开始一次一次在她的作文后写我自己曾经的心路历程,只想告诉她一切苦难终将过去。每个人在这世间即使不为别人而活,也要为自己而活。

    她终于能抬头看我,对我微笑,在路上见到也会给我打招呼了。

     

    听班主任说还有一个小孩去年锁骨受伤,留级下来;今年锁骨又反向受伤。他开始觉得自己不吉,自己该死。小孩爸爸说要带孩子去看心理医生。

    我也曾经觉得自己不吉:爸爸早死,妈妈说是我命大。弟弟们所有犯错妈妈都会骂我,似乎就因为我一切才会那么糟糕。我也慢慢觉得是自己的错,以至于后来任何人的任何错误我都会觉得是我的原因,是因为我的不吉才带给了别人祸患。

    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归罪心理。我和阿叶一样,他也从来没有觉得别人对他的责备有何不对。

     

    阿叶最后垮了,丧了。幸好我还有奶奶有祖婆,她们一直在告诉我,我是她们的宝贝,我有资格拥有这世间的幸福。奶奶说“要是你还没有得到幸福,那只是上天对你的考验还不够”。为了奶奶口中必然到来的幸福,我活下来了。

    可是这个孩子,将来会如何呢?那关于幸福的咒语谁能去念给他?我该如何告诉他,我的孩子,任何人都是这世上的唯一,是不可复制的珍宝。

    所有的苦难都只是上天给幸福附加的序曲。

     

    那之后这个孩子再也没来上学了,但愿心理医生已教会他相信自己的唯一。

     

    听班主住讲还有一个孩子的父母说那孩子有双面人格:在学校一副乖样,在家里完全另一个样。我在讲台上,认真看着那个孩子。不知道这个孩子是否真的是双面人格,但他在我们的面前,永远是礼貌儒雅的学生;那他在父母面前是什么样子呢?

    猜不到,那就在讲《论语》的时候多讲一下“信”和“孝”了。

     

    双面人格,有意思。《无双》里主人公是绝对的双面人格。

    《人间失格》中说:那些互相欺骗着,却能用清明爽朗、舒畅痛快的态度活在世上的人,实在令我无法理解。

     

    这样看来,或许将双面人格统一起来的人才能更好地游走于世,绝对纯粹的人只会无路可走,以至于人间失格。

    此时和世界斗得欢的崔某某,感觉他骨子里是个非常认真的小男孩,才会活得那么执着,那么痛苦,那么无畏。

     

    读了《人间失格》《飞翔的耳朵》《月亮与六便士》之后,我开始思考:太宰治、凡高、高更,这些忘记将双面统一的人,迎接他们的死神究竟是不是同一个模样?

    单面的人会把自己化作一捆柴,努力焚烧,一把大火之后,很快化成灰烬,;双面的人会将自己化成很多根柴,一根一根慢慢燃烧,经过较长的时间,再化为灰烬。

     

    哪种方式更好呢?似乎没有定论。

     

    佩服那些将双面统一的人,爱怜那些活得纯粹的单面人。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鲜晓宁的世界

  • 0
  • 0
  • 0
  • 1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